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爱情阴谋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哲理散文
我打量眼前的一男一女,只见那个男的皮肤黝黑,身高有一米八多 ,像一座黑铁塔。那个女人皮肤白皙身材匀称,虽五十多岁仍风韵犹存。我斟了三杯茶放到茶几上道:“唐诗是我妹。大家都是朋友,来我这里就像到你们自己家一样。刚刚听唐诗说要我听听你们的故事,那就请你们……”   吴江搓着手紧张地说:“不……好意思,我……叫吴江 。我……。”   唐诗打断吴江的话道:“你别讲了笨嘴拙舌的。”   吴江连连点头:“好!我……嘴笨,叫……美娟说。呵呵!”我狠狠地瞪了唐诗一眼。唐诗笑道:“大哥!吴江是我的同事,为人忠厚老实,平时不爱讲话,三脚踢不出一个响屁。”我连忙呵斥道:“唐诗你个疯丫头,胡说啥呢?”   这时美娟插话道:“卫老弟!我来说吧!我和吴江同是信阳一个小山村的人。我们从小在一起长大,我们相互对对方都有好感,双方家长也默许我们的关系。但吴江不善表达,我又是个女孩子,我也不好意思先说,所以就没捅破那层窗户纸。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八十年代……   一九八四年春晚过后的一天,别的村里放【阿混新传】电影。我和吴江看完电影后,手拉手一起回村。在路上我唱起【阿混新传】电影插曲   ——年轻的朋友们,我们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   由于刚刚看完这个电影,后面的歌词我死活想不起来了,就问吴江后面的歌词是啥?吴江用手挠挠后脑勺嘿嘿地笑道:“美娟!你知道的,我脑子笨。你想不起来了,我就觉得好听,更想不起来了。”   这时,我听到一阵悦耳的口琴声,口琴里传出的正是【阿混新传】插曲的旋律。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赵心诚。他是村长的儿子,一米七多的个子,不仅长的一表人才,而且吹拉弹唱,诗词歌赋样样在行。他能说会道为人圆滑。虽然他一直追我,但我不喜欢他。   赵心诚笑道:“美娟!你问吴江歌词?哈哈哈!如果他来唱,恐怕跑调都跑到美国去了。不信让他唱唱?”   吴江嗫嚅道:“别!别!我不会唱歌。”   赵心诚得意地说:“还是我给你们唱唱吧”   年轻的朋友们,我们来相会   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   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   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   啊!亲爱的朋友们   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你,属于我   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   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   城市乡村出处增光辉   啊!亲爱的朋友们   创造这明天要靠谁   要靠你 ,要靠我   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挺胸膛,杨笑眉,   光荣属于我们八十年代新一辈      虽然不喜欢赵心诚这个人,但不可否认他的歌喉很好。赵心诚刚唱完,吴江就鼓掌道:“真好听!和电影里唱的一样。”赵心诚讨好地对我说:“我姑姑在她的歌舞团里帮我弄到这首歌的歌谱。走!到我家我弹吉他唱给你听。”见我犹豫,赵心诚进一步说:“我用录音机把张明敏唱的《我的中国心》也录下来了。而且我都会完整地把《我的中国心》唱下来了。再说了我们家里还有好多好听的磁带呢。”   说实话那时我们都很年轻,我不仅喜欢唱歌跳舞,而且我的歌喉也不错呢。经他这么一说,我经不起诱惑,就跟着赵心诚去他家听歌了。由于特想听歌,心里特兴奋,以至于把吴江一个人撇下也浑然不觉。   一日,我和吴江约好去赶集,我们刚出村口,见赵心诚拿着一个包袱边向我们跑来边喊我的名字。赵心诚气踹嘘嘘地站在我面前说:“我叔叔是县武装部部长,我从他那里借来两套军装,我们照相去吧。”吴江道:“可是我和美娟约好去赶集呀,你们又不是解放军,她咋跟你去照相?”   由于我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都向往穿着军装照张相,所以我就心动了。我对吴江说:“要不咱改日再去赶集吧。”   赵心诚也说:“赶集哪天去都可以,但军装是借来的,今天就要还呢,机会难得呀。”说完就拉着我走。   吴江连忙抓起赵心诚的包袱道:“今天可以不去赶集,但你们不是解放军,就不能穿军装照相。”   吴江是脑子一根筋的人,他认准的事就要犟到底。见他驴脾气上来了,我就哄他道:“我做梦都想穿军装照相,就照这一次。明天我就陪你去赶集。好吗?”吴江不依不饶道:“不是赶集的问题,你们不是解放军就不能穿军装照相。”   见吴江这样说,我也生气道:“你再这样,以后我就不理你了。”   吴江道:“就是不理我,你们也不能照相。”   赵心诚怒道:“我们照相关你屁事?松开!”   两人在争夺中把借来的军装撕个口子。吴江慌道:“哎呀!军装破个口子了,这……这咋办?”赵心诚怒骂道:“妈的逼!你赔!”   吴江:“你他妈的!你骂谁?”说完就对赵心诚开拳。瘦弱的赵心诚那里是膀大腰圆的吴江对手,三两下吴江就把赵心诚揍趴下了。揍完后吴江骂骂咧咧独自回村了。望着吴江的背影,我气得跺脚,直骂吴江是混蛋。   赵心诚见我生气就安慰道:“他就是一个浑人,别和他一般见识。村里人都知道你俩好,将来你要和他结婚,你千万别和他讲道理,不然你就天天生不完的气。”   “谁要和他结婚?气死我了?对了!军装破了咋办呀?”我担心的地说道。   赵心诚笑道:“我叔叔是县武装部长,这对他来说是小事。我先用胶布在里面把裂开的口子粘住,这不妨碍我们照相。我们照相去吧。”   转眼八一建军节快到了,赵心诚对我说为了庆祝建军节,县里举办联欢晚会,他央求叔叔帮他争取一个表演节目的机会。还说他自己填词谱曲为我编了一套歌舞。我本来就喜欢唱歌跳舞,一听他说要我去表演,我很兴奋,但同时也担心说:“平时在村里跳跳还行,可是在县里表演我害怕。”   赵心诚安慰道:“你怕啥?平时我老去姑姑的歌舞团,耳闻目染也学会编舞了。到时候还让你穿军装表演呢。一会你到咱村碾麦子的场里等我。”   赵心诚对村里的铁蛋说:“一会我在村里碾麦场教美娟跳舞,过几天我们就要去县里表演呢,记住一会一定要叫上吴江来看。”   在碾麦场赵心诚对我说:“我先给你简单讲一下在舞台上跳舞的基本常识。跳舞者动作的方向,我们分八个方向,术语成为八点。当你站在舞台上面对观众的方向,我们称为一点方向。身体右侧45度称为二点方向。以此类推每隔45度就是一点方向。还有跳舞讲究吸上呼下。也就是说吸气时身体做向上的动作,呼气时身体做向下的动作。我先唱一遍我编的歌。你先熟悉一下。”   终于实现我的梦想   如今穿上这身军装   拿起镜子仔细端详   看看是否英姿飒爽   来到部队训练场上   脚步整齐歌声嘹亮   军旅生活有苦有乐   手握钢枪责任不忘   唱完歌曲,赵心诚一边详细讲解歌词的含义,一边指导动作的要领。当赵心诚看到吴江过来,就有意把手放在我的腰上说:“‘拿起镜子仔细端详 ’,这一段舞要体现女孩子当兵时的喜悦和娇羞。所以要左右扭腰,面带娇羞。”说完并用手摸着我的脸说:“你还要夸张地左右摇头对着镜子眨眼睛。”   吴江远远地大声喊道:“赵心诚不要脸!你咋用手摸美娟的腰和脸?我……我……我还没摸过呢。”   这时围观的人哈哈大笑。我又羞又气怒道:“吴江你胡说啥呢?我们这是在排练舞蹈呢?”赵心诚笑道:“美娟!吴江就是个没文化的浑人,我们别理他接着排练。”   “看看是否英姿飒爽”, 这段舞要挺胸收腹。说完用手按在我肚子上说。“对!对!就这样收腹。”   这时人群里有人起哄道:“吴江!赵心诚这小子在你未过门的媳妇身上耍流氓呢。哈哈哈!”   看着吴江怒气冲冲地过来,赵心诚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赵心诚有意激怒吴江道:“别打我!我摸美娟的肚子和腰,那时我帮她排练呢,可不是耍流氓。这摸腰和耍流氓摸腰可不一样,你不懂。千万别打我呀!”   吴江骂道:“妈的逼!我……我还没摸过呢,你就敢摸?”说完一拳把赵心诚打的鼻孔流血。   我惊叫一声:“吴江快住手!”连忙问赵心诚要不要紧。赵心诚用手擦了擦鼻血,用手又摸住我的腰对吴江道:“吴江别生气!我这摸腰真的是排练呀。你的拳头够狠了,千万别拿东西打我呀。”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吴江。失去理智的吴江顺手拿起一根木棍照着赵心诚胳膊上打去……赵心诚惨叫一声捂着胳膊倒下了。   赵心诚右手无名指、小拇指粉碎性骨折,右肘骨折。吴江因为故意伤人被公安局带走了。故事讲到这里美娟停下了。(为了叙述方便,把第一人称改为卫斯理)   我问道:“后来呢?”美娟叹口气道:“后来!我和吴江的家人去求赵心诚,求他不要告。”可是赵心诚说:“不告也行,只是这手废了,以后没法找媳妇了。除非你嫁给我,并要马上结婚。不然就让那小子蹲大狱。”   三天后我和赵心诚结婚了。可是他没守信用,吴江蹲了两年监狱。后来我们来郑州发展,他开了一家公司。可是自从他开公司后经常找借口不回家,我就和他吵和他闹。他就对我报以老拳。呜呜呜!后来我无意中发现他在电脑里的聊天记录,这个天杀的居然背着我找情人。他见事情败露就干脆当着我的面和小三在电话里打情骂俏。我想和他离婚,结果他说就是不离,要气死我。还说当初他是故意激怒吴江的,故意让吴江打他,这样他就可以从吴江手里把我夺走。   后来有一天我在一家超市遇见吴江,吴江听完我的诉说,非得找赵心诚拼命。后来唐诗主张来找你,让你出个主意。我问道:“吴江成家了吗?”   吴江道:“我……没有。”   我对美娟道:“离婚不是儿戏,什么财产分割呀,孩子的感受呀。这些你要考虑清楚。”   美娟点头道:“我考虑清楚了。这个家对他来说就像宾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呜呜呜!”   我问道:“你离婚后有啥打算?”吴江急忙抢着回答:“美娟离婚我就娶她。”我道:“既然这样,我建议你先和赵心诚协议离婚。如果不行,可咨询律师走法律程序。需要提醒你们的是婚姻法规定‘离婚的过错方在财产分割方面不利’。也就是说在离婚前别和吴江走的太近,明白我的话吗?”   第二天深夜,我的手机响了。原来吴江在赵心诚家行凶。他用水果刀劫持赵心诚并要见我。我刚放下电话,公安局的人就把我接到现场。   我来到现场看到美娟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而吴江和赵心诚两人身上都有血。也不知道两人伤到哪里了。通过对话,原来是美娟要和赵心诚谈离婚,赵心诚就打她,接着美娟就给吴江打电话诉委屈,结果吴江就到美娟家和赵心诚对打。赵心诚拿起一把水果刀刺中吴江的胳膊,吴江夺过水果刀刺中赵心诚的肚子。   我极力劝吴江放下刀子,然而吴江越说越激动。公安局的人眼看人质不行了,就果断击毙吴江。随着一声枪响,吴江倒下了。然而美娟却疯了……   十天后电视新闻报道:“在精神病院有一个女精神病人逃出,在深夜被车撞死。”我仔细一看死者照片却是美娟。   重庆治疗女性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有能够医治癫痫的医院吗?北京专科癫痫医院是哪家哈尔滨癫痫要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