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高跟鞋你是我今生最美丽的痛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3-28 分类:影视戏剧

从小就爱美的我,爱穿漂亮的衣服,爱那美丽的布娃娃,尤其是对那尖尖的高跟鞋情有独钟。如果在大街上看到有时髦的女郎穿着高跟鞋,袅袅婷婷地走过,我就会幻想如果我穿起高跟鞋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机会终于来了,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吧,比我大九岁的小姨来我家住。那时的小姨就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皮鞋,我就让小姨让我试穿一下,鞋很大,跟很高,我把脚放了进去,前后左右都不挨脚,我就着急地走了起来,可想而知那时候的我是根本走不成路的,还害我崴了脚脖。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了高跟鞋在我心里的地位。

一晃,我毕业上班了,慢慢的让自己终于穿上了漂亮的衣服和日思夜想的高跟鞋。那时候的皮鞋清一色都是黑色的,跟部细细高高的,足有四五寸吧。我也像小时候自己眼里的那些时髦女郎一样,袅袅婷婷地走着,走着,走过青涩的青春岁月,直至走到结婚的殿堂。

日子就那么平淡无奇地走着,走着。直到2009.07.21日那天下午,发生了一件改变了我命运,也改变了我的初衷的大事。其实,真的挺不愿意去回忆这刻骨铭心的切肤之痛的往事的。

那年我在保险公司工作,业务也做得还不错。永远记得那天下午,我和朋友去拜访了客户以后,我想起家里的菜园种的晚豆角该插杆了,【以前这些农活我从来不做,都是婆婆做的,可是那个月她娘家有事,她回去了】,我执意要回去,朋友说天都快黑了,你明天再做吧。我想明天还要工作,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豆角杆插完。

于是,回到家里。脱下穿了一天的高跟鞋,换上凉拖鞋,给儿子和外甥女在锅里熬着粥,我就开始了给豆角插杆。我先把那些已落架的豆角秧用镰刀砍掉后,把豆角杆拔出来,再插在晚豆角旁。可是,插到最后,还少了两三根豆角杆。于是,我的眼睛就瞄上了我家墙外面的几根树枝。【我家的院墙那时不过一米多高吧】,于是,我就穿着拖鞋爬上了墙,看到有一截粗粗的桐树枝裸露在外面,我就拽着它想再往高处去,谁知它却是松动的,【也怪我大意了】,随着它的被拔出,失去重心的我重重地从一米多高的墙上摔到了我家的菜园里。清楚地记得,那时的我嘴里叫着正在院子里和我外甥女玩耍的儿子的名字。我落到地上的时候,嘴唇碰到了地上的硬物,流了很多的血。那时的我有过短暂的昏迷,并不觉得腿有异样。我就那样坐在地上,儿子哭着叫来了邻居,她让我靠着她,问我怎么样。我这才觉得撕心裂肺的痛从右腿跟部传了过来,低头一看,腿是软的,脚脖的右上侧有根大骨头已顶了出来,那时的感觉就好像这右腿不是我自己的了,好像皮肉和骨头已分离了。邻居就帮我檫去嘴角的血,帮我换上干净的衣服【那条白色的吊带背心上满是血澤】。拨通老公的电话,告诉他我腿跌折了。老公已最快的速度赶回,并拨打了120。医护人员赶到,把仍坐在地上的我的腿做了简单的固定后,我被抬上担架,拉到了二院。

儿子哭着去了他姥姥家,爸妈开着电动三轮赶到我家时,我已到了医院。老公的朋友,闻讯赶来的我的朋友还有我的家人,都守候在医院的大厅里。拍片后,我被确诊为右小腿开放性骨折,急需手术。清洗,化验,麻醉......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后,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从晚上10:30开始手术,一直到凌晨04:30结束。那是我平生第一次进手术室,长达六个小时的手术,我竟然没有闭一下眼睛。也许是看电视看多了的缘故吧,我不敢睡着。我就看着医生在我身边忙来忙去,偶尔还有护士在耳边问我的体重和身高还有什么的,我就看到在我的正前上方有个明晃晃的玻璃镜似的大灯,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医生拿着那一把把闪着亮光的手术刀把我的右腿划开,然后用镊子取里面的碎骨头。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过这种血淋淋的场面,而这一次,这真实的一幕发生在我的身上,一时间,我有种晕眩的感觉,还有种想睡觉的感觉。可我不敢睡着,然后我又听到医生说骨头跌得粉碎,得移植骨髓,然后我又记得医生在我的腰部又开了道口子,我感觉到有器具在我身体里敲啊敲,然后又是吸啊吸。那一刻,我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好像被手术的不是我,只是我的一具躯壳。

手术结束后,我被一直守在外面的老公和小妹推进了病房。可我还是睡不着,尽管眼是涩的。爸妈大清早就赶来了。永远记得最爱我的老爸硬是生生地在门口站了许久,才走到我面前。看着一脸憔悴的爸妈,看着哭成泪人的儿子,那一刻,我的心剧烈的痛了起来。

一周后拆了线,我的右腿用石膏从脚上一直打到大腿根部,还被插上了尿管。我的生活不再可以自理。婆婆也从娘家赶了回来看我,说是回家以后如果腿不方便,她用轮椅推着我。那时的我听到这些话,说真的,如果这辈子我真的瘫痪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松原市羊角风治疗的专科医院 在医院住了十七天后,我实在受不了医院的气氛了,就向医生提出了回家静养。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让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母猪疯门诊哪家医院好 我回去了。

可是,这一躺就是三四个月,其间的身心俱痛我不想再一一提及了。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我腿上的石膏也被我一点点剪去。看着自己重见天日的枯瘦的满是刀痕的右腿,我百感交集。从小到大,包括生儿子,我身上都没留下一道疤痕。可现在,身体上疤痕累累,心心念念的那美丽诱人的高跟鞋也成了我最美丽的梦……

钢针和钢板在我腿上待了快三年,这骨头还只是恢复得还可以。于是我就和老公,儿子又去了医院,做取钢板的手术。临进手术室之前,我给爸妈打了个电话。然后,又是麻醉,手术,这次的手术我清晰地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痛,尽管有麻醉药。一周后,出院回家。

三年两次手术,手术过程中,我始终都在看着,好像我不是被手术的主人公。现在讲起来,依然会很平静,平静得像是和我无关。

以后的日子里,会去医院复查,拍片。都说恢复得不很理想。而且这右腿由于肌肉萎缩,比左腿短了近两公分吧,但于我,已是万幸了。毕竟我又站了起来,可以重新走路,尽管脚步不再那么稳定。

从2009年到2012年吧,我再没穿过高跟鞋,更没买过。夏天是一双坡跟的凉拖鞋,冬天一双是平底的雪地棉。其实,对高跟鞋的喜爱的初衷一直未曾改变,只是为了安全问题,我只好放弃了它们。

直到2012年的夏天吧,我走进了一个快乐向上的环境。于是,我又试着买了双高陇南那家医院治疗羊角风最好 跟鞋穿了起来。原来我还可以穿着高跟鞋美丽啊。呵呵,我久违了的美丽的高跟鞋。也可能是腿受过伤的缘故吧,穿着高跟鞋不可以走长时间的路,我的腿和脚都会痛。所以,只能再次忍痛割爱,把高跟鞋束之高阁,轻易不再穿它。偶尔,看到心仪的高跟鞋,心里痒痒的,真想把它买回家。

我那情有独钟的高跟鞋,我怎么也想不到,你曾是我最美丽的梦到如今却成了我今生最美丽的痛……但我想,就让我把这刻在心里的美丽的痛破茧成蝶吧,让那翩飞的美丽夜夜在梦里为我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