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一次无法弥补的歉疚_1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写作素材
无破坏:无 阅读:1083发表时间:2016-08-13 07:11:30 一楼的男人走了,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到一个我们无法触摸的另一个世界去了。   我最后见到他时,他正用一只手支着门框,脸面红红的,好像是红得发紫似的,微眯的双眼无神地望着我。我是下班回来走进楼梯,他家门口正对着楼梯,上楼时必须经过。他见我经过,就叫住了我,声音微弱地问:“下班啦,有时间不?”他有些气喘,听说他退休后就病倒了,然后就回了老家,因此,一楼经常是空着房,我也习惯了一楼无人居住的宁静。   这天忽然见他回来,而且还在门口叫住了我,似乎他是有意站在门口等着我的归来。我有些意外地说:“是,刚下班,有事吗?”他喘着气的样子,有点像我爸当年哮喘时,上气不接下气地顶着,这样的顶着气是非常难受的。但我知道,他并没有哮喘病,只是他喘着气继续虚弱地问我:“你家有电脑不?”我有些莫名地看着他,心想他问这干嘛,难道他也买了电脑,要叫我帮他调试?于是点头应道:“有。”他一下睁大眼睛,看着我说:“有打印机吗?”我心里一愣,难道是想打印东西?可我要打印机干嘛,打印材料也没必要到家里打。于是我摇头说:“没有”。他眼中的光芒一闪,便又黯淡了下来,声音更小地说:“没有打印机呀,那我到外面叫人家帮忙打印算了。”“嗯,也只能这样了,家里确实没有打印机。”我略感歉意地说。当然,他没告诉我他想打印什么,我也不好问。   当我转身向楼梯上爬时,他又喘着气小声地说:“想打印一点东西,字不多,大概也就一两页纸,几分钟就可以打印出来了,但是你没有打印机,快也没有用。”见他如此纠结,我便停下正在举步上台阶的左脚,回身说:“那你有U江苏正规癫痫医院在哪里盘吗?我帮你打印好了,放进U盘里,你再拿出去叫人家帮打印。”当时我们正逢上头要来检查,每天忙得晕头转向的,哪有时间管这闲事,但看他那失落的眼神,又于心不忍,就补上一句:“如果不急的话,我拿到办公室去打印。”他换了个站姿,眼光一闪,忽然又黯淡了下来,低声说:“算了,你忙就不打扰你了,我出去叫人帮打印”。既然这样,那我也没话可说了,于是告辞转身向楼上奔,赶着做饭呢,中午下班得迟,再耽误几分钟,吃饭的时间就更紧张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次我见到他竟然是最后一面,而且是在大概过了两三个月,就听到朋友们在院子里说他走了,已有两个多月了,这样算起来,是我见他没几天,他便走了。这给我震动很大,看他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特别是,他叫我帮他打印黑龙江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东西,我没帮上,心里总有个疙瘩在心尖顶着,真不是滋味。   想起当年与他共事时,他的办公室在三楼,我的办公室在二楼,他不会用电脑,只要是需要打印的材料都会拿下来叫我帮忙打印,在我打印的同时,他便坐在门口处的椅子上,与我闲聊。他说:武汉哪个儿童医院看羊羔疯好“这些材料都是保密局的,我就只相信你。”我感觉着自己有点飘飘然了,被人信任对我来说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更重要的是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认可。我便开心地说:“嗯,那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打印的材料就带下来交给我吧!”哎,人呀,得了句便宜话,就忘乎所以了,结果把活全揽上了,这算不算自找麻烦呀?反正,从那以后,他所有需要打印的材料,都搬来给我弄,遇上检查,他便把一堆的材料抱到我的面前,一手摸着竖直的短发,一手点着材料,迟缓地说:“你看,这么多,明天要来检查,下班前能帮我弄得出来不?”笑话,这个要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而且有些是要画表填写,这话问得太没责任了。我盯着那堆材料,自己手里的活也是一个接一个地忙个不停,因此心里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我的表情暴露了心里的行踪,他陪着笑脸低声说:“那你就辛苦下,今晚加个班,行不?”“行吧,你先放着,我忙完这点活就帮做。”虽然心里老大不乐意,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年底的时候,他的述职报告手写好后就交给我打印,虽然忙碌些,却也乐在其中。   他的个子不高,壮壮的,喜欢喝酒。晚上我们在院子里散步闲聊时,就会见他满脸通红地骑着那辆旧摩托从外面进来,他的摩托车声远远就能听到,我们便停下脚步,像列队似地让到一边,等他带着一身酒味从我们身边驰过,我就把话题转向了他。大家都说他会保养身体,买了很多保健品来吃。不过,大家讲得最多的是,他的家从来都是黑着灯,不管他人在不在,也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没有人见过他家亮灯,好几次经过他家,都认为家里无人,等走近了,忽然一声咳嗽,吓得你不由得心跳加速。   他的房子没有装修就搬进去住了。房子是单位的集资房,建好后,拿到房钥匙,大家都在忙着装修,他却闲得无聊,跑这家看看,上那家走走,然后笑着说:“装修干什么,能住就行了。”于是,大家给他的定论是“抠门”,也就是小气的意思,不舍得花钱。   在他搬新家的时候,我们去看过他的房间,四房两厅的房子,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一个迷你柜,一张饭桌,两张靠背凳,一个电饭煲,一个落地扇,简单得如同一个过客。就连最起码的窗帘也省了,茶色玻璃窗,外面看不进里面,晚上又不开灯,因此,用不用窗帘,似乎都不重要。每天,他上班,手里提着一个塑料大杯,空的。下班回来,手里仍是提着那个塑料大杯,只是里面装满了水。每到月底查电表时,他是单位用电最少的一户,几乎是没用到电,只有两三度,有时一度都不到。有次查到是六度,他就跑到秘书那里去问,是不是看错了,秘书便叫我再去看清楚来。于是,我又仔细地查看了一次他家的电表,这月的表数减掉上月的表数,还是六度,他不说话了,愣愣地盯着电表。   哦,忘了一事,他是一个人住,据说他不让老婆来。我们经常喜欢逗他:“怎么不带老婆来?”他就笑着说:“带她来干什么,一个人住多自在。”怪人,人家都希望夫妻住一起,生活上都会有个照应。特别是男人,似乎我们这里的男人都离不开女人似的,女人一天不在家,男人就嚷着没饭吃,于是就敲锣打鼓地召集人马出去喝酒。可是,他却不一样,我们同住一个院子这么长时间来,一次都没见过他的老婆,我们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另外有人了,才不要老婆来跟住。但人家的生活,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们也管不了人家,爱叫不叫,那是他的事,反正我们同样过着我郑州好的癫痫医院在哪呢们的日子。   他是个普通的男人,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也没有大悲大喜的起落,他只是按时上下班,然后从办公室里提上一大杯水回家,再出去,经过门岗时,也会打声招呼:“出去找饭吃。”门岗按下开关,电匣门开了个小门,他便摇摆着双手,大步走了出去。那辆旧摩托车他很少骑,有人问他为何不骑车,他便大声说:“骑车干嘛,走路就可以到了,何必浪费车油。”无语。大家便在他身后做出不屑的表情。后来,听人说,他出去是找人请他吃饭,当然,免不了的要喝上一杯,然后回来时便是红红的面颊,还带一身的酒味,醉了便说一阵笑一阵,然后摇摇晃晃地回家,把门甩得响响的。把我们的笑声关在了门外。   后来,他退休了,退休后,就很少见到他,听说他回老家住,偶尔也会回来住一两天。因此,他生病很长一段时间后,我才听人说他病住院了,说是很重的病,但我没去看过。不久大家都不说他的事了,我也就当是他病好了。那天下班,他在门口叫住我,想要我帮他打印个东西,可我没有帮上,现在想来,心里真不是滋味。如果知道那是最后一次见到,说什么我也会帮他打印的,没有时间也要想办法帮他完成。   人呀,总在失去后方觉后悔,让那无法弥补的歉疚继续漫延,直到永远…… 共 288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