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换届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推理
村子里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只留下了一些智商有问题的、或特别懒惰的、还有上了年岁的老人在落日的余晖中雕塑着村庄的古老;偶尔也会跑出来几个孩子,生机着古老村庄的人气。每当这个时候,懒猪(柱)是一天里最幸福的时刻了。      二   每当太阳懒洋洋地从正午时光滑落到偏西半空的时候,懒猪就会趿拉着两只不一样的鞋;笑嘻嘻地活跃在村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不时会有人从门缝里扔给他一个大前天吃剩下的馒头。懒猪会伸出两柄耙子捕捉从半空中飞过来的馒头。嗖——馒头从两只快要重合的耙子中间飞了出去,他笑嘻嘻地用左手拿着裤腰;右手举出去很远;撅着屁股去追不远处的美食。直起腰的他把馒头在腋下蹭了两下,张开大嘴露出三四颗黄牙,咔嚓一声,馒头上顿时留下了几道深槽。   “柱叔好身手啊!”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人面带微笑朝这边走来。   “你、你都看到了,都看到了,就别笑话我了,比你差远了。”懒猪嘴里嚼着馒头嘟囔着。   “柱叔别吃这个了,我车上有刚买回来的饭菜,你跟我去车上拿。”年轻人面带微笑招呼着。   “呵呵,留着你吃吧,我吃这个就行了。”懒猪嘴里掉出几块馒头渣,一边用手往嘴里填一边说着。   年轻人伸手夺过懒猪手里的馒头,用力扔了出去,“柱叔跟我还客气啊?来吧!”然后用扔馒头时留在半空的手捉住了懒猪的耙子。   “嘿嘿……你快松手,我手脏,可别弄脏了主任大侄子……”懒猪把手抽回来。   “行行行,您就跟我来吧!都是自家人,别那么客气……”主任一边擦手一边回过头来朝着车的方向走去……   懒猪撅着屁股跟在后面颠屁颠屁地傻笑着……   “今年又该换届了,柱叔知道吗?”主任转过头说。声音不大,也就懒猪能听得到。   “知道、知道……这可是咱们村的大事儿,我忘不了。”   “知道就好,我没别的意思,咱们可是亲戚、实实在在的亲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主任非常严肃的提醒着。   “这个,你柱叔我还能不明白?你别看我这德行,啥事不明白呀!”懒猪瞪着两只枯黄的眼睛。“你爸爸是我奶奶娘家侄女大姑姐家姐夫的亲外甥,论起来你叫我叔叔没错,咱们这亲戚还不远呢!”懒猪开始讲解两个人的关系。   “没问你那些,我的意思是——到时候——嗯!明白了吗?”主任断断续续地介绍着。   “明白、明白……还投你一票,这个没问题,你放心吧!”懒猪变得聪明多了。“要是有别人也找我,我可怎么说呀?”懒猪明白了不到两秒。   “我的柱叔唉!我说的话您还是没明白,谁找您都不好使,咱们爷俩这关系,谁也比不了啊!这回明白了吗?”主任无奈地声音变大了一些。   “知道、知道……这个我还不明白吗?昨天亮子找我、我就没答应他。”懒猪一边说一边把下嘴唇往外申得很远……   “亮子找你啦?”主任惊讶地问。   “可不是咋地,他找完我,临走的时候还给了我一箱方便面呢!说选举的时候让我投他一票。”懒猪有点自豪。   “哦——这小子,还他妈下手挺快的,装什么孙子呀!”主任自言自语。   “您说什么呢?我没听见!”懒猪问。   “没跟你说,别打岔。”主任思考着回答,“您就记住了,到时候选我一票啊!我什么时候亏待过柱叔您呀?明天叫您侄媳妇给您送两百块钱过去,您想吃什么买什么,不能总吃方便面,吃多了不好!”主任非常关心的交代着。   “还是你跟柱叔好,别人都是他妈的瞎扯淡……你爸爸是我奶奶娘家侄女大……”懒猪继续提醒着。   “呦——呦、呦、……大主任怎么有空路过我这里了?这是想我了还是有别的事儿啊!你都多长时间没来了,要不是我今天吃饭早,怕是我这辈子也别想见到我的大主任了吧!”村子里出了名的赛西施斜靠在门框上,卷曲的头发从肩膀处垂直向下散落着,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香气。她嘴里磕着瓜子;脚下有一堆松散的瓜子皮;油亮的高跟鞋上被瓜子皮点缀了几个白点儿。一边说话一边从嘴里射出两片儿瓜子皮……   “瞧二姐说的,我怎么能忘了姐姐呢,这些日子不是一直在忙吗!”主任一边用手擦脸上的瓜子皮一边笑着说。   “呵、呵、呵——亏你还能想起二姐呀,你二哥大半年才回来一趟,二姐也是人呀,……吃瓜子儿的钱都没有了,唉!没人疼啊。”赛西施的闲话从两片迷人的嘴唇里飘了出来。   “瞧姐姐说的,我一直都惦记着姐姐呢,晚上去你家找你,有点事儿,顺便给姐姐送瓜子儿钱……”主任一边说一边在赛西施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随便你吧,我可没跟你要买瓜子儿的钱,恐怕你再不来——亮子就……”赛西施摇晃着屁股回去了。   “嘿、嘿嘿、嘿……真她妈的带劲儿。”懒猪用手擦了一下口水傻笑着说。   “柱叔、柱叔、柱叔——别看了,人家都回去了,走,走跟我去车上拿东西去。”主任用手推了一下懒猪。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如同一个耍猴的后面跟了一只老猴。   “我车上的饭菜是专门给您买回来的,可都是好东西,谁让您是我柱叔呢,到什么时候我也不会亏待了您呀!”主任语重心长地感慨着。   “这个我信,咱俩是实在亲戚呀!你爸爸是我奶奶娘家侄女大……”懒猪记性真好。      三   随着“砰——”的一声,主任把后备箱打开了,里面窜出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柱叔,那个您拿回去吃,都是好东西……”主任右手抬着后备箱盖子;左手指着里面的一个塑料袋子说着。   “都——给——我、啦,你不留点儿自己吃吗?”懒猪笑嘻嘻地哈下腰,把身子埋进后备箱里取那兜饭菜混合物。   “这是专门给您买的,您就别客气了,别忘了我跟您说的事儿啊!”主任叮嘱着。“对了,边上那两瓶酒也是给您买的,一块儿拿回去吧,要不然我还要给您送过去呢。”   “忘不了啊,你就放心吧!你爸爸是我奶奶娘家侄女大……”懒猪也不会说别的了,又再重复着。   懒猪把身子从后备箱里掏出来,左手拿着一大塑料袋饭菜;右手拿了两瓶酒,有一个满瓶的,还有一个喝剩下的半瓶。他笑着说:“谢谢主任大侄子啊。”说完之后眼睛定格在了车的正前方。   主任看了看懒猪,又随着他的目光向车前方望去,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大光头摇晃着身子正向这边走来。   “亮子哥今天没出去办事儿?”主任笑着和光头打招呼。   “没有,也没什么正经事儿,就是成天介瞎忙一通,刚从我姐家出来,还说一会儿去你家聊会呢,正好看见你在这呢,我就过来了,柱叔也在呀!”亮子一边说话一边靠在了车门上。   “哦!你说的也是,咱哥俩好长时间没在一起聊天了,都各忙各的,一会儿去我家喝两杯,让你弟妹炒几个好菜。”主任十分诚恳地说。   “我就不去了。”懒猪自顾自地嘟囔着。   “不去了,刚在我姐家吃过了,改天、改天我请你。”亮子客套着。   “行吧!改天、改天咱哥俩好好聚聚,也该聚聚了,这事儿闹的,不知道你回来,早知道你回来就不让你在姐家吃了。”主任笑着安排。“对了,我还要去村委会广播点儿事儿,今天去镇里开会了,这不是又该换届了吗,今年特别严,只要是发现有谁贿选了,必须取消参选资格,还要接受处理,追究当事人法律责任。”主任补充着。   “哎呀!不用啊,咱们村的主任还跑得了你?再说了,也不能有贿选的呀,谁会不自量力和你竞争啊!”亮子非常肯定的说着。   “你可别这么说,公平竞争吗!只要是不贿选,谁有能力谁就干,老百姓选谁是他们的事,谁有权利去干涉呀?亮子哥有能力,你要是干主任我举双手赞成,我还怕你看不上这个苦差事呢。”主任打趣着说。   “你可别寒碜我了,我可不是那块料,你当主任干得挺好的,老百姓谁不夸呀!……行了、行了,我还有点别的事儿,咱哥俩改天聊……”亮子一边走一边恭维着。   “呸!装他妈什么孙子呀,还他妈的不是那块料呢,你就会装……”主任看着亮子远去的背影,一口痰从他嘴里狠狠地射在了地上。   “柱叔您就回去吧,回家吃饭吧!别在这站着了,记住我跟您说过的话啊!回头让您侄媳妇给您送点钱过去,别总是吃那些破烂方便面,再有人给您往里放点……我先回去一趟,您记住了啊!”主任一边走一边交代着。   懒猪手里拿着东西颠屁颠屁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嘴里说“知道了,你就放心吧,你爸爸是我奶奶娘家侄女大……”      四   “你没拿回狗食啊?”主任媳妇秀珍问。   “嗨!别提了,都给懒猪了,你明天再给他送二百块钱去。”主任无奈地解释。   “都给他吃了,咱家狗就饿一顿吗?再说了,我凭什么给他送二百块钱呀?”秀珍气愤地仰着头说。   “这不是该换届了吗,亮子也下手了,不这么弄没办法呀,你以为我愿意?”主任也有点生气了。   “哦——明白了,我说亮子今天在街上来回走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啊!我还看见他去了赛西施家呢,进去之后就把大门插上了,肯定为这事儿去的,还指不定有没有别的事儿呢,赛西施是个什么东西啊,我还不了解她?想男人都快想疯了……”秀珍一边往厨房走一边发着牢骚。   “别说那些没用的,以后跟赛西施好一点,我还指望她那张票呢,听见了吗?别成天介没个正事儿,跟你有关系吗?”主任站在厨房门口嘱咐着。   “知道了,只要我家男人不去招惹她,别人我也管不着。”秀珍从厨房探出头来狠狠地说了一句。   “这就对了,我去村委会一趟,广播一下镇里关于选举方面的精神,顺便把路灯打开。”主任说完转身出去了。   “唉——你多穿一件衣服,晚上天气凉……”秀珍扯着脖子喊。      五   村子黑得让人有些发怵,随着路灯的亮起,整个村庄好像一具躺在长明灯后面的死尸,一动不动地安静着。   “下面传达点儿事儿啊,大家都注意听一下,根据镇里指示,我们村决定在下月底之前完成换届选举工作,具体要求有以下几点,都注意听着点儿。第一点:严禁……”喇叭里传出了主任的声音。   懒猪喝得酱紫色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犹如一具死尸横在炕上,从窗帘的破洞射进来的那束灯光捅在了他的眼皮上,使他眼皮稍微动了一下,这时才能觉察到他是个活物。   亮子打开了赛西施家的门,侧着身子溜了进去,随手又把门插上了。两个人在屋里“叽、叽、叽”地笑着……   秀珍靠在沙发上闭着双眼。   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癫疯武汉治羊癫疯的医院在哪治陕西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