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暗香浮动_1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小说
一.   再次见到陈曦,是在二十八年后的第一次同学聚会上。   没有人知道为了见她,我放下了手头几个至关重要的工程项目,急急忙忙地从京城到县城,坐高铁转的士,只为了能够早一点见到我朝思暮想了二十多年的那个人。没有人知道当我在嘈杂熙攘的人群中,一眼看到早已是沧海桑田的那个人时,内心是如何的惊滔骇浪!   她安静地坐在一隅。与其他闹哄哄的同学相比,她脸上恬淡平和的微笑依然让我心动。有那么一刻,心里柔软到了极致,流淌成了暖阳下的一湾溪水。那个曾让我魂牵梦绕的人啊,此时,我真想拥你入怀……可是我不敢,也不能。我知道,我永远只能远远地看着、默默地守护着,依如从前,不敢声张不敢流露。   今天,她一袭明黄色的旗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依然凹凸有致的身段;高高挽起的乌发上,别着一支振翅欲飞的碧玉蝴蝶,不显山不露水地点缀着她的优雅。我不敢直视,却又忍不住偷偷观望。这是我放在心上爱了二十八年的人啊!她却依然懵懂无知。   说到底,她只是我的暗恋。从高中开始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从此便默默地爱到骨子里。无论经历了多少年、无论辗转了多少岁月,她的名字连同她的音容笑貌,就那样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却又遥不可及。   现在想来,之所以一直对她念念不忘,一来是她干净明媚的笑脸,二来是她淡若如兰的气质,总是那么与众不同。   时隔多年,再见她,经历了那么久的烟熏火燎,她依然明媚如春天,优雅知性。依然是我梦中的样子,怎不让我心动?可是,再心动又能怎样?此时已是使君有妇,罗敷有夫了。我黯然神伤地看着她,心里有千言万语想对她倾诉,可是,我又怕,怕打扰了她的幸福,怕打扰了她的现世安稳。   时间啊!真地是一把无情的杀猪刀,左一刀青春,右一刀执念,几十年之后,伤痕累累。我只能在心里慨叹着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我本不擅饮酒,可见到陈曦之后,无边的相思和落寞,让我在觥筹交错间失去了自我。我一杯接一杯地狂饮,只为在沉醉中让自己可以偷偷观望她。   都说借酒消愁愁更愁,酩酊大醉的我,狂叫着:“我要喝,我还要喝,我们二十八年没有见面了,你们知道我有多想你们吗……”   没有人知道我真正想说的是:“陈曦啊,二十八年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没有人知道!她也永远不知道!就像当年一样,我那么喜欢她,喜欢到天昏地暗,喜欢到寝食难安,喜欢到神魂颠倒,却也只是一个人的雷霆万钧!我甚至都不敢正眼看她,有时候她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从我脸上掠过,我就像中了雷击似的,半天回不过神。她那齐腰长的美丽麻花辫,曾经占据了我整个青春时期的梦境。多年以后想起,依然翻飞在我的脑海里,忽远忽近,忽隐忽现。那一粒暗恋的种子啊,一直深深的深深的埋在心底,尽管没有萌芽、开花、结果,却依然鲜活至今。   他们说,每一个男人心里,都会珍藏着一个他们第一次喜欢的人,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遇到多少人,都无人替代,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样,反正我对陈曦的爱恋,从未改变!      二.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对陈曦的感情算不算爱情?但是她的形象一直占据着我的整个青春期,乃至我的前半生。   泰戈尔说:眼里为她下着雨,心里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我想我是爱她的,尽管是我一个人的爱情。   其实我们只同学了半个学期,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上几句。那时候的我比较自卑,来自农村,家境贫寒。而陈曦却家居县城,父母都是吃商品粮的,而且她又长得好看。我的这点小心思,只有在无人的角落里独自黯然伤神。   我独自暗恋着她,快乐着她的快乐,忧伤着她的忧伤。尽管她一无所知,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爱有时候其实就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一个人的天翻地覆。我只希望就这样远远的默默的爱着她,不打扰不强求,只要每天能够看到她明媚的笑脸,前后翻飞的麻花辫就足够了。   可是高一下学期刚开学不久,就听同学说陈曦要下学了,她父母准备送她去市里上幼师。这消息于我不亚于十级地震,将我的爱情和梦想都震得支离破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如何收拾自己的心情,那时的我,是怯懦的,却又是勇敢的。   我花了三个晚自习的时间,写了一封长达二十页的情书,将我对她点点滴滴的小心思,细细却又谨慎的表达出来。可是我太慌乱了,也太胆小了,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放进她的课桌里?二十多年来这几乎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我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看到那封信?也不知道她究竟知不知道我曾爱过她?   不甘心就这样让她从我的世界空白的溜走,我又偷偷找到班主任陈老师,我让他想方设法找个借口哄陈曦出来照个相留个纪念。年轻的陈老师也许正恋爱着,他一定理解一个爱着的人的心情,真的满足了我的愿望。而怯懦的我啊,只远远站在她的身后,即使这样,那张珍贵的照片也让我如获至宝,从此伴随着我浪迹天涯,陪我度过最艰难的离别和打拼的艰苦岁月。所有这一切,她都不知道!   我因为家贫无力继续上学,在陈曦离校不久,我也恋恋不舍地离开学校。从此,我们就像风筝断了线,再也不知道彼此的丝毫消息,可是我的心,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想念。   张小娴说:我没有刻意地去想念你,因为我知道,遇见了就该感恩,路过了就该释怀。我只是在很多很多的小瞬间,想起你。比如一部电影,一首歌,一句歌词,一条马路和无数个闭上眼睛的瞬间。   是啊,我也没有刻意想起,但又时时想起,那明媚的笑脸、那翻飞的麻花辫。总是让我无处可逃,也无力阻挡。   离开学校后,父亲送我去拜师学艺。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按照老人家的意愿,跟随一个远方亲戚学做木工和装修,可我的心,在每个寂静的夜里,都开出想念的花。   陈曦啊!云端的女子,我心上的姑娘,你在哪里?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三.   三毛说:每想你一次,天上飘下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从此形成了太平洋。   而我的心,因为想念,早已是撒哈拉与太平洋了,可是却没有一条让我通往沙漠的路,也没有一艘让我通往太平洋的船。我苦涩而忧伤地想念着远在云端的陈曦,不知道她究竟在何方?   不知不觉青春就在这种既甜蜜又忧伤的氛围里终结了。一九九三年冬天,在媒人的撮合下,我结婚了。新娘是比我小一岁的邻村姑娘,她只有小学文化,让我这个曾爱舞文弄墨又爱异想天开的人多少有点遗憾。好在她温柔体贴又贤惠,我悸动的心也慢慢在平凡的烟火人生中趋入安静。第二年秋天,女儿的降临,让我尝到了做父亲的幸福和责任,一颗曾为陈曦牵念的心逐渐淡出了。   但是,在偶尔的午夜梦回里,她的名字与音容相貌,也曾在脑海里一掠而过,让我忍不住轻轻叹息。我始终不能忘怀,尽管只是偶尔想起来。   这期间,我开始组建了自己的装修队伍,穿梭在京城大大小小的工地上,走上了艰辛却充满希望的创业之路。   经过二十多年的打拼,已小有收获。虽谈不上功成名就,但是至少衣食无忧了。我努力打拼着,在心里面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田亮,加油!如果有一天再见到陈曦,你可以自豪地对她说,因为爱你,所以我才变得优秀。”   只是,天苍苍野茫茫,在人潮拥挤的人群里,陈曦,我们还有再相见的那一天吗?   二零一五年的圣诞节,因为微信,竟然意外联系到了多年不见的几个同学。那份惊喜与激动啊!简直让人可以快乐地飞起来。世界那么大,原来不过是一个网络的距离。我沉寂多年的心又开始复苏了,一颗渴望见到陈曦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原来,那个人那个名字一直在一直在……   没过多久,便被同学们拉进了千斤高中八八级同学群。进群的那一天,见到了许多久违失联的同学,大家隔屏拥抱喜极而泣着,仿若隔世一般。我也激动失眠了好几个夜晚,心宛如春天爆炸了一样,开出了一大朵一大朵欣喜的花。我小心翼翼地在群里寻找着陈曦的蛛丝马迹,可惜失望了,她不在群里。   从此以后,无论工作多么繁忙多么累,我都时刻留意着群消息。我默默地祈祷着陈曦早一天进群,我好希望早一天见到那个魂牵梦绕了二十多年的那个人。   不久,在同学们的努力寻找下,陈曦终于被找到了,当她们把她的照片发到群里的时候,尽管已经隔了二十八年,尽管岁月的流逝带走了她青春的容颜,但是她那明媚的笑脸,优雅的气质,依然让我怦然心动。那一刻,尽管远隔着千山万水,我的眼里竟然有泪水悄悄滑落……我在心里默默地说:“陈曦,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我按捺住自己一颗狂喜的心,小心翼翼地加了陈曦的私信。当然,我什么也不会说,我怕惊扰了她,更怕惊吓了她。毕竟时过境迁,所有的悲欢离合只是我一个人的日月星辰,我想带给她的,只是安宁和祥和。   但是,我还是渴望真真切切见到真实的她。所以当群主提议“五一”节,同学们能回县城的尽量回来聚一聚时,我立即放下手中的工程,尽全力飞速赶了回去,只为了见到时隔多年却依然无法忘怀的那个人。   可是,见到了又能怎么样呢?我们都有家有室了,这个年纪再谈爱情,就像穷人想拥有Lv和爱玛仕一样奢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远远地看着她,默默地守护着她。我不想带给她一丝一毫的困扰,也不想让自己兵荒马乱。毕竟我们这个年纪也是一个危险的年纪,搞不好就容易擦枪走火,伤人伤己。这样既亵渎了同学之间纯洁的友谊,也玷污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圣洁。   所以,我只想就这样远远安静地看着她,依如二十多年前一样,不奢不求,不惊不扰。   席慕蓉说:有情未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   而我,也希望就这样刚刚好! 武汉哪治疗癫痫病好辽宁专业癫痫病医院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羊癫疯吗武汉的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