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这就够了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玄幻小说

  狂风怒吼,沙尘席卷大地,道路两旁的树木沙沙作响,吹得我真不开眼睛,只好拿手遮住眼睛,向前奔跑,路上的行人,像我一样,寻找着暂时的避风港。

  顷刻,天河之水从天穹洒下来,地上滴滴答答尽是水声,我往四周看了一下,幸好,有个车站,顿时松了一口气,先躲一躲吧!出来的太匆忙,以至于没有带伞,即使明明已经听到妈妈说过会儿会下雨了,却还是傻傻的先出来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却有担心了起来。于是,在车站来来回回的踱步,今天,我还和别人有一个约定呐!

  我的耳边不时传来别人的聊天声,吵得我思绪更是紊乱。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此刻还可以如此的淡定?是因为他们心中没有要去做的事情吗?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空闲了,还是,不在乎?

  难道就没什么关于诚信,一定要做的事情吗?

  “小姑娘,过来坐会儿吧,这雨啊,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的。”说完,那个阿姨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包瓜子,磕了起来。这让我更加难以置信,难道这位阿姨时刻准备着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拖延时间吗,所以才是随时带瓜子,起码,我不认为巧合,是每个人都有的惰性吧,我偷偷的捏紧了拳头,开始恍惚。

  我必须要把这些书还给阿银的,我答应过她的。

  于是,我看了看手中的书,叹了一口气,下雨了啊,我要怎么拿给她呢?突然,有一个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不如现在回家,下次再给阿银吧,如果她问起来,就说下雨了,自己出不来。

  我迅速摇了摇头,我很害怕,我的脑海中竟然会有这样子念头。我呆呆的看着雨珠滴落—它是多么的晶莹剔透啊,就像我和阿银的友情一样,所以,你一定会明白我的内心的,人无信不立啊,可是,即使是像雪一样纯洁的物质,也是因为灰尘才得以凝聚啊,我为什么……不,不可以,我不可以失信于人的。

  突然,闪电划破了天宇,又渐渐在远方逝去,但我却被小小的震撼了,上天也生气了吗,气我动摇了?

  这场雨,什么时候才会停呢?

  过了一会儿,我的腿开始酸,来避雨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没有做的地方,而刚才那个阿姨就“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唉,你看,现在没位子了吧,刚才叫你做你还不做,真是的,小孩子就是要听话一点的,如果……”我承认,我有点后悔出来了,时间越久,我就越想回家。

  但是,此刻阿银一定在等我吧,要是我就这么走了,岂不是连朋友基本的道义都没有了吗?

  我的内心异常矛盾,但是最终,那个名为诚信的天使在我心中扬扬而起,我还是无法说服自己,自欺欺人。

  另一边的草地上,一个女孩打着一把银色的伞,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不过此时,就像一把利剑,深深地插进了女孩的心里,两行清泪从女孩的脸颊滑下,她很失望,她的朋友没有来!

  我焦急的看了看手表,超过我们预定的时间半个多小时了,现在过去也要十分钟最少,怎么办,再不去,来不及了,看着雨也不会停了。

  风冷冷的吹着,寒透我的心骨,现在,我必须做出一个决定。

  我弯下腰,紧紧地护住怀中的书,迎着暴风雨前进,路上坑坑洼洼的,水珠全都溅到了我的裤腿上,但是,我不能停下了,我怕,我一停下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的时候,不去想那么多,只带一股冲劲就够了。

  但是我还是听到,后面传来了那个阿姨的声音,“喂,我告诉你啊,刚才那个小姑娘真是傻,叫她坐还不坐,走来做去的,说说话爱理不理的,真是不可理喻!”

  阿姨的嘴里全是嘲讽,还有,刺耳的笑声。

  终于,到达了那个草坪,我喘了几口气,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便咧开嘴笑了,还好,她还没有走,即使是下雨天,我还是感觉到了身上有一股热气冲上来了,我看到,阿银向我转了过来。

  看待我湿透的身体,阿银急的把伞往旁边一丢,就向我跑了过来,抱住了我,

  “对不起。”

  我不知道可以和阿银说什么,没想到,嘴角动了动,结果还是说出了最简单的三个字。

  看阿银没有反应,我还想再说什么,她就突然对我说:

  “这就够了。”

  我看到,阿银的眼睛里噬满了泪水,她擦了擦眼泪,在没有多说什么。

  这真的够了吗?

  我不是一个好的朋友,在这之前,我还是迟疑了,还是试图想着离开,我不是一个坚定的人,而且,现在已经超过了我们约定的时间了,

  也许,这真的够了。

  即使我彷徨过,犹豫过,但是最终,我还是来到了她的身边,也许我错过了时间,但是,我没有错过她,我已经用我的真心来换取那些逝去的时间了。虽然我让她深受寒风洗礼,但是,也吹醒了我,让炽热的火焰在寒风中燃烧!

  这就够了,是的。

  后来我问阿银,为什么她没有走,她先是笑了笑,说:“其实,刚开始,我是想走的,但是,我相信你会来的,也不知怎的,我就真的留下来了。”她说自己好傻,又说如果自己不傻的话,就不会看到我了。

  这就够了,只要你愿意等我、相信我。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之前那个阿姨,是的,她永远都不会明白我的执念的,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对诚信的感情,当然,我也不会知道她的淡定源于哪里,反正,我有自己执着的原则。

  只要我坚持,这就够了。

突然抽搐是癫痫吗廊坊市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高邑县癫痫病哪里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