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青春的萌动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诗歌
   前些天,我有幸读完了青年作家周浚安的一部新作。因为这部力作,许多人忍不住眼前一亮,不得不重新来认识这个年轻人。这是一部长篇小说,也是周浚安的长篇处女作,名字叫作《行走在单人床上》。这也是一部青春励志小说,以他自己在四川省宣汉中学求学时的经历为原型,几易其稿,叙写高考提前之前的最后一届高中生,在青春期的迷茫与坚持,以唯美的笔触,描绘出一幅“80后”青春少年群像图,曾获著名作家、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得主邱易东等人高度评价。   翻开这部厚重的小说,便能对这位年轻而极有潜力的作家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周浚安,笔名风流云,四川宣汉人,曾在云南读大学,办过文学报刊,也做过乡村教师,搞过音乐创作,拍过微电影,现供职于宣汉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我不禁感到纳罕,这家伙哪里来这么多的活力呢?在这十一年里,他又为这部作品付出过什么样的艰辛呢?如此,我不禁拿起笔来。面对这部诚心之作,我想写下点什么,我也应该写下点什么。   知道“周浚安”这个名字,最初也是因为他拍摄微电影《送菜》。宣汉电视台《天天说民生》栏目就此事作过报道,我在审片时看到了这个清瘦的年轻人。但要说真正的相识,还是在2015年春节过后。刚上班的时候,我在单位意外地见到了他。原来,正是他不俗的文采,打动了伯乐的慧眼,将他作为特殊人才,流动至县文化馆,又放到了现在的岗位上。后来,我经常读到他的一些作品,真正见识了这个年轻人扎实的文字功底。而这部《行走在单人床上》,则更让人刮目相看了,既体现了他无限的潜力,也宣示了他对文学的虔诚。   “一场家庭变故让农家男孩孙榆皓沦为纯正的草根,在乡村与城市的夹缝中,他经历了初恋的破碎与意外情感的逼压。诗作的意外发表,给他冰冷的青春带来了一抹亮色,收获清纯之恋的同时,创办文学报刊,参加歌唱比赛……”。一看故事梗概便能想见,这一切的萌动都是大巴山少年男女的真实写照,体现了这群人独特的生活方式和梦想。这也是周浚安的个人世界,这些来自校园生活的青春阳光,是他聚焦艺术的生命本源。在这部作品中,他的情感是丰富的,内心是庞大的,他面对青春的纠结,面对梦想的执着,是厚重而有力量的。我们好像又回到那个年代,跟着他重走了一回青春。   读《行走在单人床上》,我们始终感受到周浚安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那些滔滔不绝的文字,都是他对少男少女炽热的、像火焰一般明亮而温暖的感情。他的情感是真挚的,是纯洁的,是棱角分明的。虽然他勾勒出的爱恋画卷有时候像大山水墨画一样朦胧,但是他的情感始终无遮无掩,他始终敢爱敢恨。他敢于关注那个年代的育人环境,敢于揭示恢复高考前高中少男少女们那颗颗萌动的内心,俯视那时人们不敢正视的恋爱问题。例如,在第九回中描写柳菲菲的失踪就很独到,出人意料:“以往回去,菲菲总是在自己房间里看书做作业。然而这天晚上,菲菲房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她进去开了灯,才看见里面空空的,连菲菲的书包也没在。她当时心里还在嘀咕,以为菲菲和榆皓谈恋爱把时间都搞忘了。哪知,在等到十一二点钟以后,菲菲却还是没有回来。”   在这部作品中,周浚安饱含深情,融叙事、抒情、感悟于一体,从人物刻画到优美的情节描写,都与他血肉相连的校园生活融为了一体。在叙述农家男孩孙榆皓沦为纯正的草根时,他有内心的倾述、有往事的追忆、有生活的沉思和忏悔,写得真切自然,如泣如诉。孙榆皓身上有着浓浓的乡村少年烙印,在初恋的破碎与意外情感的逼压下,诗作的意外发表,给他冰冷的青春带来了一抹亮色。他的形象,分明就是大巴山人“永不服输”的典型。透过那一行行文字,我们似乎也听到了周浚安源自心灵深处的呐喊。   总体来看,无论采取什么方式来进行,周浚安创作最根本的、最共性的,就是他始终在以最朴素的文字解读和承载一个时期的历史、一个乡村男孩进城求学所经历的生命里程。在语言的提炼上,他更加讲究节制,突出内敛,充满余味。而这部《行走在单人床上》无论是故事的构思,还是人物肖像的把握,以及人物命运的安排,都恰到好处,展现了他厚实的生活底蕴和文字功底,让人读来欲罢不能,大有一气呵成之感。   这部作品尽管也是叙写校园生活的,却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一种风貌。他在描写人物之间的命运中袒露自己的情感,以毫不吝啬的笔墨述说着自卑与矛盾,而几经蹉跎,笔锋回转,大家又回到原点,也释放了自己多年的情感积郁。如此足见他的文字驾驭能力,通部作品显得是那么的纯真朦胧,朴素迷离,引人入胜,令人回味无穷。   从当年的初次动笔,到其间的诗歌、散文、戏剧创作,再到眼前的这部长篇小说,周浚安打破了传统意义上的文学创作,不再受体裁的局限。在他看来,校园生活中的每一个鲜活的人物、每一件经历的事情,都可以用它们自身来书写。因而,他作品避开了语言和辞藻的华丽,褪去了浓妆艳抹,更注重站在一旁透视社会、感悟历史、体验生命。   美丽的大巴山永远青春,大巴山的美丽不需雕琢。长篇小说《行走在单人床上》,是周浚安近十多年来的一次虔诚的书写,是他远离家园后的一次心灵的回归,更是他在追忆青春时代时的一次灵魂的祈祷。我且以为《行走在单人床上》的出版,标志着周浚安文学创作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里程。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他将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鄂州那家治癫痫医院好泸州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吗武汉看羊癫疯挂哪个科癫痫病治疗方法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