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夏的清凉_1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诗歌
上海的夏,潮湿、闷热,似乎一直蒸腾着,让人透不过气。   夜,难以入睡,于是起来在院子里站立。凌晨了,外面依旧火辣辣的。水泥地卯足劲倾诉着心中的憋屈,一股股热流冲击着空调机的热浪,它们对撞着、搅和着、升腾着,把整个夜空都熏红了。   城市的夜空永远被霓虹灯、路灯涂抹着昏沉沉的色彩。高楼屏蔽了心灵的电波,任凭你睁着多大的眼,目光也难与星月相望。偶尔,有一颗星星映入眼帘,霎那间,视线有多长,惊喜和渴望就能被它牵引抵达梦的天堂。   耳边,一片空调疲惫的运转声,这声响,仿佛是久咳的老人,一阵阵声嘶力竭,快要把肺咳出来的绝望。   知了白天叫多了吧?现在也亮不了嗓子了,只能发出三两声嘶哑的短促的叫声。热闹而又奔波的城市开始入睡了,路灯、霓虹灯、失眠人的夜灯如同低垂在天幕上的星星泛着点点幽光。前几天还叫得很欢的鸣虫这些日子估计热坏了,再也不你唱我和的了……也许城里的虫儿学习了城市文明的条规?这时,倒羡慕起儿时老家的那些虫儿了。没有羁绊,就如小婴儿般,被乡下的风宠着,想睡,睡;想吃,吃;想唱,唱;想闹,闹。   这老家__扬州乡下的虫儿,不知今夜你们还在欢唱吗?也许,你们的叫声也没了你们祖先的随意和欢腾。   从在外读书算起,走出老家三十多年了。可不管走到哪里,似乎夏日只有老家的风是凉爽的,只有老家的嬉闹声是悦耳的,只有老家的嗓音是撩拨心弦的。   小时候,孩子是喜欢夏天的。阳光雨水的滋润,庄稼和小草都生机勃勃。挑猪草的孩子再也不犯愁了,一会儿,筐子里的青草就堆成小山了,要费着老劲才能扛回家。再也无需用柳枝架空筐子,上面码放一层老草,还假装吃力背回家。嘿嘿,那被识破了,父母的巴掌还是有点力量的哦。   轻轻快快做好活计,小脸上汗珠也叭嗒叭嗒跌成八瓣。夕阳西下,清澈的河水温温的,小伙伴们一起跳水拍打着浪花。洗着澡的,轻轻抚摸涟漪中层层自己的如花的脸庞。扎着猛子的,冒出头,一定有咋咋呼呼的尖叫,“一条鱼,你们看啊!”“好大的河蚌!”“谁不会水?来吃虾!”“先掐头,后掐尾,四宝吃了会游水”“先掐头,后……”童声唱和,一浪高过一浪,震得河面上的麻鸭白鹅纷纷张开翅膀在水面上扑腾、滑翔,个个亮出自己最美的绝活。   从河里爬上岸,难得小伙伴是空手的,再不济,一碗螺丝,几只河蚌,明天的午餐有肉啦!   收拾利落,水码头搓揉干净衣衫。有的抬出长条桌,有的搁置好小竹床。一锅稀饭还是一锅大麦粉糊糊,赶紧凉起来,最快的法子是放在大盆里用冷水逼一下。田头地角随便摘几个瓜果凉拌一个,臭的苋菜茎、茄子、豆荚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一把毛豆两把面粉红辣椒青辣椒,一碗美味出锅……天色已暗,一家家门口吃着喝着说着闲话。猪圈牛圈点上湿湿的一堆碎草,青烟呛跑了蚊虫,青烟飘荡在村庄上,勾勒着人间的烟火画卷。   晚饭后,小桥边是最热闹的,习习凉风抚慰着吧嗒吧嗒的蒲扇;河塘里阵阵荷香轻唤着优哉游哉的鱼虾;三三两两的狗叫与拼命鸣唱的虫儿斗着气;忽闪忽闪的萤火虫照着迷失的灵魂游荡在回家的路上……   竹床上,草席间,老的,小的,男的,女的,有唱歌唱戏曲的,来了一段又一段;有做游戏说着童谣的,总想盖过歌声吊着嗓子;有耳边私语窃窃轻笑的,还不时搂着打着;有老生常谈重复着几个神话的,说着说着就有几个声音一齐亮相了;有声情并茂说着鬼故事的,一声尖叫抱在一起还问后来怎样了……“哇,热呼呼的,小五子的一泡尿快把我冲走了!”哈哈哈“小五子,快醒醒,把裤子扒了,回家喽”……   散了,散了,各自往家的方向。萤火虫乖巧地在前面带路,感恩的小子用芭蕉扇为她送去清凉,萤火虫画了几颗心在孩子的心上。抬望眼,城里的上空,怎么也寻不见萤火虫的那点光亮。   伴着一阵小轿车的声响,刺眼的灯光把我在院子里拉得很长很长,城里的夜生活终究散了场。不一会,又有一台空调要上岗,呜咽着密不透风的喘息。   我摸摸脖子,有汗在淌。回转屋,继续把儿时夏的清凉怀想。 武汉老年癫痫病的症状癫痫频繁发作是为什么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