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心灵】野丫头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现代都市
无破坏:无 阅读:2534发表时间:2014-02-09 20:19:34 摘要:人难的不是了解他人,而是看不透自己!我该如何评价自己?大概我就是一株屹立在风雨中不倒的刺苔花,不扎眼、自然、野性却拥有自己独特的芬芳。    (1)为了一捧青杏   我穿着碎花的涤盖棉,自己梳着难看的翻辫子,是羊角辫,却自以为美得不得了,整日价没事的时候就在那里摸弄,或者对着镜子自我欣赏。常引得想照镜子却照不上的三妹,敢怒而不敢言地拼命挤进来狂吐舌头。我正想方设法地把她从窄窄的穿衣镜前挤走的时候,就从镜中看到了厕所旁的那颗青杏树的“非正常”晃动。   拿了根竹竿就冲出了家门,对着一群正用石头狂掷杏子的臭小子,我一通河东吼狮般的咆哮,而后是迅捷地追逐。待他们四散逃去,我在杏树下捡到了一捧又青又涩的杏子,心疼地掉下了眼泪。泪珠儿尚未滴尽,杏树就二次遭袭,我怒不可遏,赤手空拳追了出去。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我拦腰抱起领头的阳,pia地摔了他个四仰八叉,剩下的,喝声彩,还不忘了撒丫子逃窜掉。我拧着自己的长鼻涕,看着满脸通红的阳的囧相,哈哈大笑。   不大肯结果的杏树的另一捧子孙就这样得以留存,不知道是青杏应该感谢我呢?还是我该感谢青杏?因为那捧青杏在麦收季节里慢慢地变黄,勾起了我的馋虫和遐想无数。      (2)到底什么才最珍贵   除了看杏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八岁的我义务照看四岁的弟弟。他像一个跟屁虫一样地跟着我,走远路得背着;哭了得拿好吃的哄着,所谓的好吃的,除了煎饼就是玉米饼子。想吃个鸡蛋那就等于吃掉了全家一个月的盐,那不是要了老妈的命吗?还是学学人家雄才大略的曹操来个“望梅止渴”吧!对着那脏脏的鸡屁股里生出的圆球球多吞两口唾沫才更符合点生活的实际;实在烦了,用一堆我亲手整的泥响巴哄着他,让他自个儿在大门口的蓑衣上坐着玩儿,我则乐得在院子里悠闲一回。正对着一棵树发呆,就听到了他尖利的哭声。   我风一样地飘过去。有人打了他,还掳走了他的虎头帽,帽檐上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一溜儿的银老头,它是我妈唯一的嫁妆,永久的念想,老妈告诉我这东西可珍贵了!生活如此艰辛,却没有一个人舍得卖它。我当然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它,就像保护好我的弟弟一样。看着那个半大小子正拿着它狂奔,我一面吆喝,一面追赶,还是晚了一步,他遁入了一扇门里,任凭我在外面如何地呼喊、叫骂、哀求……他再不肯迈出来半步。我使出了杀手锏:石头、砖块、玻璃碴子……一一越墙而过,万弹齐发。初时是小石子,小砖头,之后越来越大,终于达到了预期的效果。随着“嘭”的一声响,一个苍老的声音破空而来:“我的小姑奶奶,别扔了,别扔了!水缸都破了!门被打开了,帽子得以物归原主,我手里的石头不得不在半空里停止抛物线运动,老人的拐杖却在他孙子的屁股上一刻也没停止过,我对着那个龇牙咧嘴的臭小子做了个鬼脸,心里窃喜:幸亏打破了水缸才惊醒了那个整日价打盹的聋老太婆。奥,忘了说了,按辈分我应该喊她姑奶奶!   晚上,半大小子的妈明着是押她儿子来我家负荆请罪,实则是来探听被我的“子弹”打中的锅碗瓢盆和水缸该如何赔付?老妈何等聪明,会看不出“醉翁之意不在酒”,当着她们的面给了我三鞋底板子,然后给了她们一叠毛票子。她们自然欢天喜地,我却在那里咬牙切齿。不服气地追问老妈,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赔给他们?老妈敲着我的头皮说,友情比钱财更珍贵,你到底懂不懂?我迷糊了,到底什么才最珍贵?      (3)其实,我的勇敢是被逼出来的   她叫向红,长我三岁,人高马大。我,又瘦又小。我们在某个不该相遇的时刻里,撞了个满怀,我顺势还踩了她一脚,所有的玩伴都可以作证,我不是故意的,我也实在没那胆量!面对我的解释和道歉,只有她不相信也不接受,我又实在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很无辜,所以只能默默地承受这次“偶然”事件的“必然”结果:每次,她见了我都要骂上半个小时,如果,我稍微表示不逊,就会吃上几拳!有“N”次,我怒火中烧、意欲暴扁她一顿,以解心中的郁闷之气,但比比海拔和腰围,好不容易树立起的信心就像针扎过的气球,慢慢地泄光了。   那日我心情好好,带着三妹和小弟在坝子下的石堆里捉螃蟹,却逮了一网兜的虾,活蹦乱跳的真可爱。猛抬头,就见向红正打桥上过,我赶紧别过头去,装作视而不见。跟以前相同,她又开始骂人,从桥头骂到桥尾,只觉得自己的血突然往上涌,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扔下小桶,像饿狼一样顺着台阶向向红扑去。到得跟前,闭起双眼,发了疯似地挥舞拳头不管哪里一阵乱打,自己的头上身上也挨了拳头无数,但一点也不觉得疼。“哇”的一声,她哭了,我睁眼一看:她鼻子破了,我停止攻击,她逃走了。   再见她时,她没再骂一次,还常常灰溜溜地躲着我走,但我不能告诉她,其实,我的勇敢是被她逼出来的,就像有些出息是被父母逼出来的一样。      (4)一条腿会扭秧歌的丑小鸭   怀着对老师无比敬畏的心情,我上育红班了。   除了不喜欢念书,其他的,都喜欢。比如,在老师的椅子上放一根钉子,看老师的龇牙咧嘴。比如,在胆小的小伙伴的书包里放进一只踢蹦乱跳的癞蛤蟆,看着她一路哭回家里去。至于在上课的时候用脚挑走同学的凳子,让他来个“狗啃泥”,或者在前桌的后背上画个大圈圈(其实是想画个乌龟,不过斯时的绘画功底不强,只好用圈来代替)……都是小菜菜啦!老师去特别家访了“N”次,没见起任何作用,就希望用引导和表扬来创造奇迹。说,如果我表现好的话,领导来视察的话选我上台演节目。这一招果然比罚站、弹头皮和打手掌更管用,温顺得忽然就像变了个人似地。   鄂州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 那个期盼中的日子终于来了,袭着美丽的花衣服,腰上扎着红绸子,两个翻辫子上扎着红段子,腮帮子上点着红胭脂,感觉自己就快飘飘欲仙了。大约共有二十位仙子围成了一个大圈子,转着扭秧歌。扭秧歌的基本步法是扭、摆、走。左右手分别拿着系在腰上的绸子剩余的两端,然后两只手伴着脚下前三步,后一步,左一步,右一步,停顿一下的动作,左一摆右一摆地把绸子甩起来,重复着,围着那个圈,跳来跳去,扭来扭去。旁边有人敲着锣鼓家什光光叉什么的,敲出了“咚咚咚,锵!”、“咚咚,锵!咚锵咚锵!”的伴奏。   所有的人都扭得很好,按照老师的指点,像模像样,我除外。右脚走步的很好,左脚失灵,一到换脚的时候我就停下了,步伐凌乱,乱了一阵子就完全记不起章法了,于是胡乱地扭了起来,状如鸭子走路、企鹅奔跑。我的异状很快就获得了满堂彩,只可惜声声都是倒彩,我分明地看见老师在表情严肃的貌似领导的人面前的五官错位。心里很想对老师说,我很抱歉,这件事我不是故意的,是我实在做不来!但在自尊心的驱使下,我没能给老师提供这个机会,因为,演完节目,我就抱着板凳自动滚荆门治疗癫病最新方法回家去了,发誓以后永远再不入校门。   这仅仅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是个开始,一条腿会扭秧歌的丑小鸭,在以后的日子里,先后经历过跳山羊会从侧面摔下去,抱头翻跟头练了一下午也没能从背面翻过去……进一步证明了自己不是个白痴,不过是缺乏运动天赋而已。但那些因为扭秧歌赢得的“嗤嗤”笑声,却犹如一支支利剑,穿透了心壁,让我很多年以后都难以忘记。调皮的背后,原来还藏着一个脆弱而敏感的自己。      (5)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三大娘是老妈的知己,两个人好到能穿一条裤子。这不,连秋收后到地里捡花生都约在了一起。我的任务就是帮着老妈提篮子。   忽然问了老妈一个想了很久却没有答案的问题:我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听到这话,老妈就笑了。她告诉我是从屋山头捡来的!我记得她以前说过我是从草垛后面捡的,怎么又变成了屋山头了呢?而奶奶告诉我则是从半道上捡的,到底我是来自哪里的呢?想了又想,我告诉她我是见过猪仔出生的,我是不是跟那些猪仔一样是从妈妈的肚子里生出来的呢?当我把这个反问句丢给老妈的时候,她对着三大娘挤眉弄眼,说,小丫头长大了,不好骗了呢!   三大娘立即停下了她的活计,悄悄地拉我到一边,对着我耳语,告诉你个事,你不是这家人家的亲闺女,那三个才是亲的,你真是捡来的。你好好想想吧!你看你姐和你妹吃的穿的多好,还不用干活,你看你妈多疼你弟弟,就苦了你了,天天让你喂猪、看孩子、拔草,刷碗、扫地……我呆在了那里,半信半疑,仔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新近我姐刚添了身新衣服,为此我还哭了一场,老妈也没答应给我做我喜欢的花裙子。三妹身体一直不好,老妈从来不让她干活,姥姥送来五个苹果,只有弟弟得到了一个……我低头不语,老妈锤了三大娘一拳,三大娘毫不理会,继续说:你要是亲生的,你妈独独让你来晒这个太阳,而让你的其他姊妹在家享福吗?   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把老妈的篮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下,拼命地用脚去碾那些花生。三大娘哈哈地大笑起来,老妈赶紧把我揽在了怀里,说,傻丫头,你上当了,她骗你的,你还真信啊!唉,就我这智商,怎么能辨得清真话和假话呢!假作真时真亦假,生活中的很多误会和悲剧就是从真假难辨开始的。      (6)掉进河里的猪   小玩伴们一个个都背起了书包去念一年级了,老妈很急。扭着耳朵送去了,不消一刻钟,我就回来,再去,仍如是。洗碗扫地喂猪……我全认了,苦役总强过口中念念有词。   一个学期都过去了,老妈仍不解气。作为惩罚,老妈强令我安坐在猪圈旁看一头不断跳墙的母猪。它逃跑的本意不是获得自由或者美食,而是觅一段姻缘,生下延续它生命的子嗣。只是这个愿望必须得到它主人的允许,恰巧它的主人这一段时间过于忙碌,希望它能像个淑女一样对自己略加克制一二,待主人忙过这阵子,再为它选一个佳婿喜结连理,可它偏偏是个暴脾气,一刻也不肯等,于是用它的尖牙利齿把自己的圈舍啃了个大豁口,然后只需轻轻一跃就可轻松逃离。我的职责就是拿根棍子,在它贼头贼脑地想要鱼跃龙门的时候,给它当头一棒,即使不能让它醍醐灌顶,也能起到威吓和震慑的作用。这一招,够狠!   第一天,我眼皮未眨,“N”次与之战斗,它“N”次梦想破灭,急得躲在圈里不断地转悠悠。第二天,我打了会子小盹,它越墙而出,幸亏我发现及时,用棍棒逼迫它归位,它哼哼了两声还是主动选择回归。第三天,无聊极了,我先溜到河里玩了会儿滑冰,累了,趴在圈旁的草垛上睡了足足俩小时。醒来就见圈舍里空空如也,要命的是老妈还来了。   兵分三路,满庄找,偌大个村子,见人就问。天渐渐的黑了,还没找到。那年月一头猪抵半个人值钱,老妈把我的头皮弹得山响,唾沫星子差点把我冲走,我实在无力招架,打算趁着夜黑风高逃到奶奶家暂避一时。有人却来发布惊天大消息,在东河里发现了一头活着的猪,正在破冰前行。手电筒、绳索、棍棒和吆喝声划破了整个村庄的宁静。总算把这头作妖业的猪给救回来了。还没断气,只是浑身瑟瑟发抖。我对着它的哀号愤怒不已,只差没告诉它,这就是不能自律的代价。老妈给了它贵宾待遇:给它煮了一锅小米粥,用抹布为它擦身后还为它升起了篝火,整晚围着它团团转。   那一晚,觉得在老妈的心中,我远不如一头猪。因为,我早已饥肠辘辘却没人关注,我也在瑟瑟发抖,却没有人给我添衣服……第二天,没有任何人强迫,我主动背着书包上学去。因为入学太晚,那一年,我成了班上唯一一个没有教科书的优等生。      (7)雪战到底   电视对我们来说还是个新鲜玩意儿,它抱进家门的第三天,我就跟弟弟为究竟该看哪个台而争执不下,他爱看的,我视为小儿科,不喜欢;我爱看的,他又看不明白,也不喜欢。当战争从电视旋钮的选择与更改间摇摆不定,逐渐升级为在电视机前推来搡去,穿着绣花鞋子,掂着小脚,像只企鹅般走路的奶奶赶紧跑来劝解,她尖厉的呼喊,我们都充耳不闻。最后竟演变成了抄家伙。这要归功于《少林小子》和《济南看癫痫病医院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两部武侠电影。自从看了它们,姊妹间的打架就由赤手空拳变为了使用刀枪剑戟,虽然武器比较原始:棍子是略粗些的树枝,枪是黄泥整的,刀是木刻的、剑是塑料的。这丝毫减少不了我们心中的英雄气。   战场很快就转移到了院子里。当我俩一人一根棍子像少林小子那样“嘿哈、嘿哈”地打着玩时,最初的不快早已烟消云散,完全陶醉在了武打的乐趣中了。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偶然中的偶然,我的棍子无意中就打到了他的手腕,弟弟在疼痛的驱使下着眼点就下了道儿,打中了我的胳膊,于是,就这样愈演愈烈了下去,原本,可以避免的一场恶战真得拉开了序幕。奶奶喊来了正在远处喂猪的老妈,老妈的声声断喝无法制止彼此的恼羞成怒。鏖战了快一个小时,我已经精疲力竭,他自然也不好受,我欲罢手,但他是出了名的赖人毛,在我姐揍他的时候,他会抱着我姐的腿一动不动三小时,能把我姐缠得哭。所以,他注定会咬定青山不放松。 共 80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