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心中的西藏_1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摘要:西藏是一个梦,去过的人不愿醒……    一   午饭的间隙,我捧着《西藏,改变一生的旅行》这本书在看。小徐特地走过来,问:朱老师,你去过西藏吗?   我说,去过了。   她说:我也要让我妈妈带我去。   我看她立场很坚定的样子,就说:可是去西藏高反会很难受的。   她问:那你是怎么去的?   我说:我是坚强地忍住了高反的。   她听我这样一说,更加坚定了信念,说:我觉得我也可以的。   坐在一旁的小尤听见了,说:我也要去西藏!   她们俩一拍即合,说:那我们一起去吧!   我大笑,这样子,很像去年的我,莱,琳,娜。   她们俩看着我笑,也笑了。我说,很好,你们一起去。   哈哈,原谅我,我又想笑,很明媚,很纯真,很开心,与今天这样细雨蒙蒙的阴郁天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心中默念:感谢孩子们这样无邪的念头,感染了我的情绪。但我不知道他们真的成行会是在什么时候,也许在今年明年,也许要在很多很多年以后。      二   从西藏回来后,我对她的想念一天也不曾消失。都说语文老师表达情感喜欢夸张,但我此处的表达,却是非常真实的。如果我说“一刻也不曾消失”,肯定是言不由衷了。我真的爱上西藏了,不知是因为那段经历让我此生难忘,还是雪域高原的神圣与纯净让我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洗礼。   在很多的媒体上看到一句话:西藏是一种病,不去治不好。可是我要说:西藏是一种病,去了病更重了。   如果不是莱一再强调去西藏,也许我去西藏的行程还未被排上日程。2017年新年之后,莱就在我的身边常常念叨着西藏。她对我说,这一年无论如何要去一趟西藏,无论如何要排除万难,哪怕一个人也要去。她跟我说,花,你跟我一起去吧,你不去,我一个人去,你放心吗?   四五月份,我下定决心要与她一同去西藏。人有时候就是如此奇怪,去西藏之前,我购买了许多关于西藏的书籍,但却极少翻开。而今,西藏行已经过去了近一年,我反而常常翻开那些关于西藏的书籍细读起来。要说真正的向往,倒是无意中在微信读书里碰到的《藏地密码》引起的,宗巴拉,香巴拉,香格里拉,墨脱,古格……那些陌生的又具有神秘色彩的名字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西藏,果真那般神圣吗?那里的男子都如卓木强巴一样具有无可战胜的力量吗?   我们在朋友圈招募队员,很快,敏娜(娜姐)和美琳(美姐)与我们组成了四人团。   嗨,想起那段日子,真是叫人难忘,至今依然热血沸腾。规划出行路线,购买必备物品,与向导沟通……我们的细胞里侵入了西藏的元素,每一天的路走得特别踏实,每一个夜晚的睡梦里都有西藏。刚看到一句话说:明天不上班比今天不上班显得更加让人期待。去西藏的愿景就是如此,有了这样的愿景,其他的烦恼都是杂碎,轻而易举地就可以烟消云散的。   四个女人去西藏,看起来真的很不可思议。   可是,我们就是如此不可思议地去了,八月初,杭州正值热浪滚滚的时候,我们绕道重庆,转飞贡嘎,直奔天气舒爽的西藏。      三   人人惧怕西藏的原因,就是高反。去西藏之前,我有几个男同学正在西藏旅行。他们走的是林芝一线,西藏的江南。看着他们在西藏玩牌喝酒不亦乐乎,我说,可真够奢侈的,跑到雪域高原,不仅不去看雪,还玩起了寻常的活动。他们回来后,直呼西藏不好玩,不高反,景色也远不如新疆,貌似毫无可取之处。我们还因此辩论几百回合,恨不得把阿里南北线的沿途风光拿出来与新疆赛个来回。最后,他们也无心“恋战”,说:你还是去了新疆再来谈西藏吧。   尽管如此,我依然对西藏有着一种难以抹去的情怀,非常想念,非常向往,非常难忘,真的。我有一种去西藏定居的冲动。   在西藏,高反是最难以忍受的。   刚下飞机,我们提起行李就走,还直呼:哈,原来传说中的高反也不过如此嘛,与平常无异。等车子在高原上飞驰的时候,我的胃部开始针刺一般一闪一闪地疼痛,听前来接我们的师傅说,这就是所谓的“高反”。如果就是这样,那也还可以忍受。到了老乡辉子姑娘开的酔时光客栈,我们依照辉子说法,慢慢走,轻轻说,行动需缓慢,以免大量吸入痒含量很低的空气,导致高反。   浅睡眠,短睡眠,迷迷糊糊醒不了。原来这些都是轻微高反的表现。我们尚且不明真正厉害的高反是怎样的,觉得这般皆是可以忍受的。   没有想到,等我们出发行走阿里南线的时候,巨大的挑战才真正来临。第一天中午,我们在羊湖边的浪卡子县吃中饭。真正的高反开始降临。莱喝下午时茶便吐,娜毫无胃口,头昏目眩,直呼要回家,琳坐在路旁的台阶上,一动不动,想必是头昏目眩了。只有我,还能在天域高原里谈笑风生。车子继续行进,但见他们毫无起色的样子,我十分着急,说:这才出发第一天便如此,如何能够走完后面的路?   那天晚上,到了日喀则,我们的气氛有点沉重。先是果断取消了珠峰大本营,然后对路线的安排十分纠结,因为我们的终点古格王朝十分遥远而又不肯丢弃,向导又建议我们先绕道缓一缓,适应高原反应。此时的娜娜打电话给她老公,哭得梨花带雨,恨不得立刻去机场飞回杭州。我,莱,琳三人的情绪也渐渐低落,感觉这一路危机重重,高反难捱,所有的胜景都是枉然。对高原充满向往的我,身在高原,此刻也不敢高涨情绪,因为我的后脑也开始阵阵闪痛,前额很沉,好像重感冒还没睡醒的样子。我们最终决定,还是先睡一晚再看。   那天夜里无疑是关键的。挺过去,继续前行;挺不过去,打道回府。   睡睡醒醒,醒醒睡睡,到了夜里一点钟,我的高反终于爆发了。醒来的时候,后脑勺疼得厉害,我用手轻轻拍打,把同房的莱吵醒了。我说,我头很痛。我坐起来,愁眉紧锁,莱马上从她自己的行李中拿出“散利痛”让我服下。我买的止痛药没有派上用场,她说,要止痛,散利痛效果是最好的。   说真的,从小到大,我记忆中就没有吃过止痛药。在我的潜意识里,止痛药是一种副作用很大的药,我见过我爸爸胃痛起来常服止痛药,可是药性过后依然疼痛,妈妈也是这样,腰椎突出,服止痛药后,治标不治本,我便对止痛药产生了不好的印象,好像觉得这仅仅只是短暂的麻醉药而已。这是刻板印象所致,能忍则忍,日喀则之夜,我却是真忍不住了,不吃的话,我担心会一直疼到天亮。   睡眠果然是最好的良药,第二天醒来,每个人都看起来轻松了很多。游完扎什布伦寺,继续向萨嘎前进。因海拔都在4500米以上,于是高反头疼也如影随形,他们下车拍照,我坐在车上默默忍受。我这才相信,锻炼越多的人,在高原上反应越是强烈的说法原来是真的。看着我十分颓丧的样子,莱说:你可不能倒下,你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啊!我连笑的力气也没有了,头疼!   终于,我吃了第二颗散利痛。   但是,没有想到,莱因半夜起床给我吃药,她也倒下了。萨嘎的天还没亮,莱就醒来了,鼻塞严重,情绪低落。我们忧心忡忡,莱看起来很是虚弱。向导倒是强大得很:放心,你们这不是高反,一定能走完全程。   我们直奔萨嘎县城医院。好在医院里就诊的人不多,很快就轮到了。医生给莱量了血液含量,氧浓度正常,我们这才放下心来,根据向导的提议,去买了白加黑服下,同时我们还买了许多的葡萄糖口服液放在车上,向导说,这看似十分便宜的无色的饮料,关键时刻可以助人度过难关。听向导这么一说,我们时不时地就拿出葡萄糖喝一支。   到了塔尔钦,高反又来势汹汹。最后一颗止痛药我是在路上吃的。到了夜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不适,吞药,气喘,睡眠不良。但终究是快熬到此行的终点了。很快到了扎达土林,海拔也低了下来,各种不适不治而愈。   我们几个女人,一路头晕脑痛,最终还是顺利地走完了全程。我们不禁十分佩服向导,他对我们的高反程度判断得十分准确,事后,我们笑言:多亏了向导“连哄带骗”的“伎俩”,让我们得以实现难忘的阿里南线之旅。      四   车子到达阿里境内的时候,刚好是下午。窗外丝雨飞翔,空气已经达到十度以内。我们不敢下车,以免感冒。但我显然感觉热血上涌。那梦里心心念念的阿里圣境,好像念了千年万年,今天终得一见,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很不真实。我的心里装不下那么多的感叹,那些过往岁月里的牵念,在此刻都是昙花一现,我用眼睛捕捉到的阿里的每一寸土地,我都想让之成为永恒。   当然,西藏的圣境自然不止于当下。布达拉宫,大昭寺,香火鼎盛,虔诚礼佛的众生相,我见到了。想起电影《冈仁波齐》中他们朝圣的路,我突然发觉,自己心中的信仰,竟然如此单薄且模糊。我算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吗?我不知道。向往美好算不算一种信仰?如果是,那我大概在此刻找到信仰了。   但有一种感觉甚是强烈。去过古镇,也登过高山,我只在西藏产生了在历史洪流中深感自己渺小而苍茫的滋味。   西藏是我见过的最有历史感的地方。匍匐于地的虔诚朝拜者,我仿佛觉得他们是从遥远的唐朝穿梭到今日似的。站在布达拉宫、大昭寺、古格王朝前面,我觉得自己又穿梭回了古代,世间一片宁静。清风徐来,落日余晖,都在见证世间百态,浮浮沉沉,我在其中。而山,水,土,又是如此静寂,默默无闻。山峦涌动,没有浓郁的树荫,没有遍地的鲜花,只有漫坡的黄,一直延伸到天上去。   偶尔路过草原,山水一碧,水草丰茂,牛羊成群,远处的雪山皑皑,倒映在近处的湖泊之中,清澈,明朗,清新……啊,我想用世间一切美好的字眼来形容它。   梭梭树是很矮小的,房屋也是很矮小的,油菜花也是如此。但并不影响我对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车载音乐十分应景,高亢而嘹亮。   有趣的是,好几次,我都一人独行。绕行布达拉宫一周,古格王朝登顶,湖边牛羊亲密接触,他们缺席了。他们也有十分喜欢的事情可做:请向导给她们拍照。我一人独行的时候,向导就给他们三个女人拍很多美好的照片,然后一张一张修好,美得仨女人不知像什么似的,我无法形容。女人都很爱美,这也并不奇怪。   我最留恋的是古格遗址。见不到一点绿色,延伸到天边的黄,壮观无比,却也无穷荒凉。我登上三百多米的高处,听到远处传来的声声驼铃,竟然潸然泪下。西藏之行的日记中,也是古格最为动情。我是真动感情了。无论我的同学如何诉说新疆的美丽,在我眼里,只消古格一处,便可战胜人间无数。我站在黄土地前,觉得自己就如世间的一粒微尘,渺小而又卑微,当然,也可以把自己看得强大而又独一无二。走下山的时候,我对坐在车里啃着零食等我的她们仨说:你们不去登古格,太可惜了。   古格王朝是阿里南线与北线的交接的地方,不知我这样表述是否正确,因为我看到许多路线表明,继续向前,便是人人望而生畏的阿里北线。为见其广袤风光,我曾两次去看《七十七天》,并购买杨柳松的《北方的空地》认真细致地读了一遍,还在网络上搜寻了查阅了所有与此影片相关的评论。      五   朋友圈里,辉子姑娘在为朋友招募旅行团人员。平措向导也时不时地发出许多西藏的图片。我的通讯录里,四个女人西藏行的小群一直置顶,哪怕好几个星期不发一言。每天一打开微信,我就看到那个群。四个女人,性格迥异,却如此和谐快乐。我们说,每年都应该有一次这样没心没肺的旅行。   是啊,没心没肺没食欲。零食成为我们的主食,主食来了却又吃不下了。榨菜最下胃,还有酸梅等物,在高原也成为人间美味。离开南方多日,最想念的是小龙虾。莱每到一处,问:有小龙虾吗?店里的老板总是很疑惑地说:小龙虾是什么?每天出发的时候,先把零食搬到座位上,然后一点一点地消灭它。   现在想起,都是幸福。   行文至此,该结束了,等会毛老师又说:文章太长。   可是,我真想念啊。   西藏后遗症很多很多。   从那以后,我常常把自己拍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挑出来修好,再发朋友圈。很多人都说:一花,你拍的照片怎么会那么好看?   我会很自豪地说:那是,我可是去过西藏的!   还有,我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自己在西藏书写的文字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头看到尾,看完之后,才恋恋不舍地睡觉。   还有更严重的。从去年西藏回来,我在朋友圈发布过好几次再约西藏的举动。过年的时候,还想着是否去拉萨过个年。   还有,西藏有没有需要老师去支教的?我想去。   还有最后一个:我想每年都去一次。可以吗?   我知道很难实现,那么,就让我这样默默地看着,不说话,也很美好。 郑州癫痫病哪里能治愈好治疗癫痫用丙戊酸钠有什么效果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癫痫病西宁正规专业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