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星月】这么近,那么远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摘要:窗外,又下起了雨,淅淅沥沥,一如我潮湿的心情,尚未晾晒,又被淋湿。 一、离别   窗外,又下起了雨,淅淅沥沥,一如我潮湿的心情,尚未晾晒,又被淋湿。   我不喜欢春天的雨,那冰冷的雨滴落在心上,忧伤,疼痛,难以愈合的伤口又开始撕裂,渗出一缕缕殷红的血。   冷雨敲打着窗户,打破夜的宁静,让烦躁的心无处安放。总想起在那个漆黑的雨夜,你突然松开了我的手,让我在措手不及中失声痛哭。你眼里的挣扎和眷恋,像一枚尖刺,深深地扎进我的心。从此,我像个迷路的孩子,常常在梦里流浪,找不到回家的路。   很小的时候,第一次尝到了离家的滋味。那年我五岁,你生下了妹妹,繁重的体力劳动加上还要照顾几个孩子,你有些力不从心,便把我送到外婆家寄养一段时间。当时你什么都没告诉我,只说带我去外婆家玩几天。我听了自然高兴,跟着你跑了十几里的路,来到外婆家。年幼的我,哪里能走那么远的路,你牵着我的手走一会,就俯下瘦小的身子,一路背着我走。至今,我还能感受到趴在你背上舒心的温暖,还有从你头发里飘出的浓浓的汗味。   到了外婆家,还没结婚的小舅带着我去摘青杏。我只顾在外面玩得不亦乐乎,回来后才发现,你已经独自回去了,把我托给外婆照顾。找不到你,我“哇”一声就哭了,哭得惊天动地。外婆和小舅说尽了好话,又煮鸡蛋又买糖给我吃,我哇哇地哭着,嗓子都哭哑了,谁也哄不住,直到我自己哭累睡着了,梦里都抽泣着,一个劲喊妈妈。   那天晚上,我半夜醒来,趴在格子窗上,望着黑洞洞的夜空,心里只有恐惧。我甚至想,是不是我平时太淘气了,又不能像哥哥姐姐一样帮你干活,你不喜欢我,想把我抛弃,再也不让我回家了。那种莫名的恐惧根植在我心底,让我在年少时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对你心存芥蒂,也滋长了我后来桀骜不驯的性格,叛逆、乖张,让你无可奈何,操碎了心。   上学的时候,我是你全部的骄傲。每次从学校里领回的奖状,你都精心地张贴在我们屋子里最显眼的位置。家里来了客人和串门的邻居,你总是滔滔不绝地跟他们夸我学习成绩多好,得了多少奖状,将来一定要让我上大学。可是,初中毕业后家庭突遇的变故,让我不得不中断学业,也让你一直心怀愧疚,难以释怀,每一次提起来,都忍不住叹气。   十七岁,离开家出外打工,四五年的时间,漂泊在外,吃苦受累,也倍尝到了生活的艰辛。我那时候才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我亲爱的妈妈,才会永远把我当做孩子,包容我所有的缺点,容忍我与生俱来的坏脾气。   我常想,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一定会做个懂事乖巧的孩子,那样,在你的记忆里,就少了许多的烦恼和不快乐。可是你却说,傻丫头,这世上,哪有会嫌弃自己孩子的父母。妈妈,握着你的手,我哭着笑了,心里溢满了幸福。      二、遗忘      在这样一个夜晚,没有月光,满天的星星疲惫地眨着眼,夜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响。除此之外,万籁俱寂,喧嚣了一天的城市,也陷入了沉睡。而我,总在半梦半醒之中,拼命想从记忆里再挖出点什么,以填补梦里的空白。   妈妈,这么多年,你是否已经把我遗忘?   我有着黑色瀑布一样的长发,披散在肩上,飘逸,美丽。闲暇时,我喜欢坐在窗前,慢慢地梳理着长长的头发,脑海里不经意就冒出一句古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必惜之。”抚摸着温润的发丝,我常想起小时候,妈妈给我梳的乌黑油亮的麻花辫,辫梢上绑上红艳艳的头绳,两条红纱绸扎成漂亮的蝴蝶结,羡煞了村里那些蓬头垢面的女孩。   红头绳和红纱绸都是用鸡蛋换来的。那时候村里没有商店,经常有挑着担子的外乡人走街串巷,手里摇一个拨浪鼓,长长地吆喝着:换针换线换胭脂了!耳尖的孩子们首先跑出去瞅瞅,回头再去喊妈妈。女人们丢下手里的活计,围在货郎担的两个小木头箱子边,叽叽喳喳地询问一番,用鸡蛋或者精打细算省下来的几毛钱,买点针头线脑火柴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妈妈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等围观的人散去之后再凑到跟前,细心地挑选几样东西。有时候也会奢侈地给我买上一对闪闪发光的塑料发卡,别在我乌黑的头发上。我像个骄傲的小公主一样,鹤立鸡群地站在一帮女孩子堆里,招来一双双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那时候没有洗发精,每到星期天,妈妈就熬半锅皂角水给我们洗头发。皂角水黑乎乎的,洗出来的头发却莹润光泽,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妈妈常说,女孩子要讲卫生,注重穿衣打扮,即便是破衣烂裳,也要缝补囫囵,清洗干净再穿。头发是一个女孩的脸面,整天蓬头垢面的女孩子,谁会喜欢。我知道妈妈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受她祖母教诲,虽后来因家道败落也成为农家女子,骨子里还残留着那份傲气。   这么多年,我从未剪过短发,我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惜着我的长发,精心地护理。倒也不是我太注重外表,也许,我真正舍不得的,是妈妈倾注在我发丝里的爱吧。轻捻着柔柔的发丝,就像触摸着你温暖的指尖。我也常常在梦里摩挲着你凌乱的白发,我把它们一根根细细梳理,就像小时候你给我梳头一样。我的梦里总是下着雨,淅淅沥沥的,我顺着一条泥泞的小路去寻你,田野空旷,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光亮。我便开始恨没有月亮的夜晚,你沉睡得太久,我怕,你会把我遗忘。   你不在的日子,世界一片荒凉,黑暗吞噬一切,冷雨浇湿了我的心,让时间静止在那个漆黑的夜晚。而我,只能在回忆里,静静地凝望着你。   你沉默不语。      三、思念      今夜,记忆又在拍打着河床,我亦如一个流浪的孩子,把陈年往事一遍遍梳理,只为,再细细临摹你的模样。   很多时候,我都沉浸在懊悔的情绪里无法解脱。我总是责怪自己,在你身边的时候,从不在意时间的流逝,甚至从未觉察到,你什么时候有了白发,什么时候,脊梁变得弯曲。几十年的光阴,漫长而遥远,而这个衰老的过程,悄然在我们眼皮底下划过,毫无声响。直到有一天你的脚步开始蹒跚,眼神开始混浊,我才在你脸上深深的褶皱里,读懂了岁月的无情。   你刚走的那几年,总是特别想家。因为你不在了,我们的家也成了一栋空荡荡的老房子,破败不堪。院门上的铁锁锈迹斑斑,我们却再也没有勇气打开锁去院里看看。我想象着布满蛛网的屋子里那阴冷的气息,眼前总晃动着你和爸爸模糊的影子。   每年的清明,我都会赶回去和姐姐妹妹去给你们上坟,短暂的相聚,有多少话,却总是哽咽在喉头,无法说出。与你们的阴阳相隔,与姐妹的天各一方,心里的孤独悲伤,无处化解,天长日久,就凝结成了伤疤。个性要强,外冷内热的我,继承了你的血液秉性,也承受着生命赋予的所有苦难。包括爱与被爱,思念和痛苦。   前些天,在空间看到一个文友的发的说说。她说,今天是我妈妈九十三岁生日,我们兄弟姊妹聚在一起,给妈妈庆祝生日。妈妈依然健康,这是我们儿女们最大的幸福。她拍的照片上,白发苍苍的老人笑得那么开心,我看着,却忍不住心酸得流泪。他们的妈妈,真的好幸福,九十多岁的高龄,依然健健康康的,儿孙绕行,享受着天伦之乐,而我的妈妈,却早早离开我们,在我们的心中留下无法弥补的缺憾。   热情地送上几句祝福,也在心里默默地叫着我的妈妈:妈妈,你在那边还好吗?会不会也在时时刻刻牵挂着你的孩子们。泪水滑落脸颊,悲伤又一次袭来,心生生地疼着。   母女连心,妈妈,此刻的你,一定也能感应到我的心痛无助。是谁,总是拨动着我们心底的泪弦,把那些远逝的记忆一次次擦拭,在难以掩饰的疼痛里,寻觅曾经的欢乐和温暖。   妈妈,为什么,我们之间的距离,这么近,又那么远?! 北京癫痫病医院可以手术治疗吗武汉看癫痫的医院哪个比较好辽宁癫痫病去哪治好女性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