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我是个很怂的人,但靠这一招也挺过了不少艰难岁月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诗歌词曲

作者:端端姐姐

我说的这一招其实细究起来,很LOW。

刚上高一时,我很不习惯:班主任不太喜欢我,有一次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责骂了我一番,说我这个组长不负责任;入学后的第一次考试考的是政治,我考得一塌糊涂,她看向我的眼神里满是失望;当时也是我第一次离家,一想起父母,就忍不住想哭,天天猜测他们在家里在做什么……

虽然现在看起来很可笑,因为不过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当时的自己因为不适应,觉得自己的处境很悲凉,很像项王在垓下四面楚歌的样子,我的入学成绩是班里第七名,学号007,我有点儿不服气,007像我这样一点儿都不酷嘛,就决定一定要在成绩上搞出点名堂。

可是,在这个新环境里,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爱,也没有动力,怎么办呢?

我在教室里,身子坐得板板正正,眼神紧盯着黑板和老师,可是却有点儿泄气。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蹿入了脑海里——我的曾祖母,从小最疼爱我的曾祖母。我想念着她,想着她在家里,会不会也在思念我。

如果是她如今在我身边,她会希望我怎么做?

她一定希望我坐直了,好好听课,心无旁骛地把成绩提升上去。于是,我自己的脑海里,构想出了一副虚构的图像——我的曾祖母时时刻刻陪伴着我,此时,她正坐在教室最后面,微笑着看着我。

我一定不能让曾祖母失望。我这么告诉自己,于是,凝神屏气,一股力量串通了全身,我感觉自己浑身是劲儿,之后每每感觉到怠惰,便想起曾祖母,想象着她正在我身边,一定很希望我好好学习。

就是这个从小爱我和我爱的长辈,她的爱,伴随着我度过了那一段艰难的时光。想象着她的存在,她的期待,我的学习竟也迅速地好了起来。

到了大学之后,我又陷入了困境。舍友们呼朋引伴地享受着大好的时光,而我因为落榜之痛,始终没有释怀,很希望在大学里弥补成绩,依然像高中那样学习。因为目标不同,显得我很不合群,矛盾油然产生。其实,谁也没有错,但被孤立的感觉,就像万箭穿心。

我与高中的死党倾吐心中的郁结,她说:不用难过,你一定会在新环境里找到自己的死党的。

于是,常常觉得无比孤单的我,又用了“想象”这一招,想象我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有高中死党陪着我,她觉得我很好,并不是一个孤僻的人,她会鼓励我,去寻找真正的朋友。

所以,尽管因为痛苦,常常处于一种浑浑噩噩之中,我依然每天坚持自习,期待着高中死党口中的“死党”的出现。

“死党”出现得很慢,但总算来了,尽管她们之间可能并不太熟悉,但对我来说,她们都是我不可多得的好友:A能帮我解答情感上的困惑,她知道我的每一朵桃花,不管是烂的还是香的,她都会帮我分析,尽管她的分析常常证实并不靠谱,她甚至还在我单身时介绍她眼中的“帅哥”给我,尽管后来我跟她说“我觉得他长得更像个流氓”,我们也能一起玩闹,一起去听讲座,一起上自习,毕业这么多年了,都已为人妻的我们,依然保持着联系;

B是个学霸,每次去找她,回来我都带着一身的鸡血,斗志满满,她会坦白爱上了有女友的学长,并且打算继续追,尽管结果不了了之,但她的执著让我目瞪口呆,对看起来乖巧的她刮目相看,我们一起去旅行,回来还一起发烧感冒,着实是对“难姐难妹”,毕业后她去了别的城市,我们也渐少联系,但想起那段闺密时光,仍觉得很美好。

该来的人总会来,该拥有的美好总会拥有。曾经那么孤独的我,用高中死党曾经灌给我的那一碗鸡汤“你一定会等到属于自己的死党”,等来了属于我的友谊花开。

后来在职场上,有过低落,有过挫折,甚至曾经承受过网络千夫所指的可怕。也在自己不擅长的方面跌过跟头,在众人面前出过糗。

在每一次觉得乌云压顶,感觉到周遭是那么压抑沉闷,不知道路在何方,该去往何处的时候,我都会依稀想象,在自己周围,存在着那么一双眼睛,含笑地看着你,即使你并不出色,即使你显得笨拙,她依然用透亮而欣赏的目光,柔柔地投射到你的身上,让你慢慢一点点重拾信心。

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另一个自己呢?再差劲或者不够完美的自己,自己也应该欣赏、爱惜,不是吗?

这世上或许存在着另一个我,剥离了本体的我,在附近,观赏着我的失落、忧伤、欢欣与愉悦,不管是哪一种状态,她都感同身受,都能切身实意地爱着我的哀伤,爱着我的快乐,鼓励着我从忧愁中爬出,喊着加油让我别匍匐在生活的低处。

这么一种状态,有点儿像臆想症病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说起来或许还有点儿怂,我并没有一个足够丰盛而强大的内心独立支撑起一个足够敞亮宽大的世界,但我可以借助这么一种疯魔似的“臆想”,让自己的意志在这纷纷扰扰的人世间,不至于太过风雨飘摇。

比如,每天晚上,我都会在看电视与做作业/写作之间摇摆不定,我家的韩加索常开着电视,只要我靠近电视五米之内,他都会主动让出遥控器——“老婆,你看,看啥都行”,惹得我又想犯贱又手痒地点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此时,最好的办法是,深吸一口气,想象着两个小时之后的自己:若是开电视,必定是被剧情吞噬了一整晚的时间;如果是写作,嘿,说不定码出了一篇好文章呢。于是,两个小时之后的自己,暴打了前者,让自己乖乖地坐在电脑前干正事。

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不知道,选择做A肯定比选择做B结果会更好,但为什么我们还是会选择做B呢?

日本哲人曾把世间的事情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大而困难的,第二类是大而容易的,第三类是小而困难的,第四类是小而容易的。

我们在生活中,碰到的99%的事情,都徘徊在小而困难和小而容易之间,A或许属于小而困难的,而B是属于小而容易的。我们更容易陷入B的温柔乡中,而逃避了选A。

那么,如何让我们更坚定地选择小而困难,从而不会在耗费生命之后感觉到愧疚呢?

其中一个办法,便是用上述的“想象法”,想象另一个自己在“监视”着自己,希望自己做得更好,“既然明明知道选择A比选择B好,那干吗那么傻不选A呢”,或者想象着对你有着期待的某个人,正用充满期望的目光看着你,“如果是谁谁谁,ta会希望我选哪个呢?”

自律有很多种办法,这只是其中之一。

作者简介:端端姐姐,杂志编辑,业余写手,希望能跟你分享尘世的一点温暖,一丝温情。若感兴趣,可关注微信公众号“端端讲述爱”(humeiduanduan),非常感谢。

南京到哪家治小儿癫痫好大庆市医治癫痫哪里好银川有治疗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