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黑白驮着夜晚(散文)

    医院里有一台黑白电视机,像征性地搁在挂号室的角落里,上面蒙了一层灰。我没见过有人去拨弄过它,偶尔有一只猫蹲在它面前,但也不那么正经,眼睛不住地瞅瞅挂号室梅姨的屁股,然后轻轻喵...[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千河(散文)

    童年如一首诗,神妙奇美,意境悠远;童年如一幅画,色彩斑斓,美轮美奂;童年如一帘幽梦,烂漫美妙,充满希冀。童年有父母的含辛茹苦,挥汗躬耕;有乡亲的物力维艰,生生不息;有伙伴的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冬日暇想(随笔)

    都说冬冷日短,这于我是不太常见的;因为,常日坐在了车间,一呆便是长长十二个钟头;除了两餐外是见不到日头的,这便常使人消沉。这消沉的人儿,长好的天里,也是使人寡欢的;不信么,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油菜花开(散文)_1

    油菜花开时节,我回到了久别的故乡。天高气爽,日暖风清,村子四周的田野里到处都是金黄色的油菜花,空气中弥漫着油菜花那种略带辛酸的独特气味。“姐姐——”一个提着竹篮的小男孩跟在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风恋】母亲的怀抱(散文)

    母亲的怀抱,总是充满着神秘色彩,演绎着无尽无穷的爱意。母亲的怀抱,给予了我们依赖、安全、踏实、温暖、幸福、甜蜜……从降临到世间的那一刻,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群,我们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暗香】童年的肉汤泡饭(散文)

    我的童年,大多是多病多灾的记忆。父母带着我四处求医,自然出工少了,每次去医院,都要在队里预支工分钱,在生产队凭工分分红的日子里,我家年年都是超支户。我奶奶常常无助地看着我叹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我的母亲(散文)_4

    曾记得《诗经·凯风》曰:“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母氏圣善,我无令人。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酒家】磨坊的故事(散文)

    村里原来的那座磨坊,早在多年前就被村人拆除了,在原址上,盖起了大瓦房。大磨盘被人们垫到胡同口,下面是下水道。那个几吨重的大石碾子,由于太重,不好挪动,被人遗弃在那棵老臭椿树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晓荷】行走在诗歌丛林里的马背民族

    无破坏:无 阅读:630发表时间:2019-04-06 11:46:28   一  当我辗转颠簸,终于在一个正午,撩起一座白色毡房的门帘的时候,我与一位端坐在中央...[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西风】薅地

    无破坏:无 阅读:2048发表时间:2015-10-28 09:40:16   在我们老家,地里头种的主要庄稼是包谷。  春末夏初,收完地里头的油菜后...[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