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轻舞.遇见】我在青春爱过你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哲理
摘要:十七岁的天空,像蓝天一样纯净;十七岁的心思,像白云一样飘忽;十七岁的世界,像春天一样明媚;十七岁的爱情,像昙花一样短暂;十七岁的情感,像水晶一样透明…… 十七岁的天空,像蓝天一样纯净;十七岁的心思,像白云一样飘忽;十七岁的世界,像春天一样明媚;十七岁的爱情,像昙花一样短暂;十七岁的情感,像水晶一样透明……   ——题记      第一次见到欧阳阳光的名字,是在播音室的一摞来稿中。那时十七岁的我上高二,是学校《校园之声》的播音兼编辑。那时候学校里姓复姓的同学很少,所以便一下子记住了,而且这一记便记了一生。   多少年后,他的名字连同他写的那篇《那一年我十七岁》,一起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记忆里那文章的某些句子,至今还在内心深处熠熠生辉:   那一年我十七岁   十七岁的天空   像蓝天一样纯净   十七岁的心思   像白云一样飘忽   十七岁的世界   像春天一样明媚……   第一次见到欧阳阳光,是在学校举行的秋季运动会上。那天我和搭档管玲坐在教学楼二楼的走廊上,为运动会做现场报道。突然,管玲指着男生千米长跑的队伍对我说:“苏云快看,那个穿红色运动上衣,跑在最前面的那个男生,就是理(二)班(理科复读班)的欧阳阳光。”我抬头一看,那是个身材颀长,面容清秀的男孩,迎着阳光奔跑着,莫名其妙竟让我有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对欧阳阳光的心动,确切来说应该算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第一次对一个异性产生的朦胧好感吧?那感觉又甜密又悸动、又惊惶又无助,渴望见到又害怕别人知道,只好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不为人知地掀着惊涛骇浪。   第二次真实的见到欧阳阳光是在学校举行的全年级作文大赛上。他刚好坐在我前面,我从他身边走过时,竟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得“扑通扑通”的。我低着头风一般走过,坐在座位上好一阵窒息。他的背影也很好看,也许那时的他就是十七岁女孩儿心目中的男神吧?   作文大赛审稿时,负责大赛的余老师找到我,他说:“苏云,这次作文大赛按成绩你可以拿第一,但你是学生会干部,我们商量想提高新同学的积极性,暂让你屈居第二,第一名让给欧阳阳光好吗?”我脸一红,微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有些小窃喜:欧阳阳光,你的第一名是我让的。   其实,欧阳阳光也是优秀的,他虽是理科生,但文章写得却超棒。校园板报上他的文章,总是引得同学们啧啧称赞。《校园之声》投稿最多的也是他,每次读他的文章,心里总是快乐地笑出了声,那感觉是一种难以描绘的幸福。   我就像珍藏宝藏一样珍藏着我对欧阳阳光的欢喜,我怕我一不小心,就让这欢喜飞出了心窝,惊吓了他,也惊吓了自己。我每天有意或无意地聆听着有关他的一切,快乐着他的快乐,忧伤着他的忧伤。而这一切,只有我自己知道。   每当看到有女孩子巧笑嫣然地陪在他身边,我又羡慕又嫉妒,我想象着若是自己能和他走在一起,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可是真的见到了他,我则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常常是慌不择路地落荒而逃。   元旦节到了,各班组织联欢晚会。我意处收到了当时身为理(二)班班长欧阳阳光的邀请,邀请我们二文班全体班干部参加他们班的联欢晚会。当时的我别提多开心了,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欧阳阳光邀请我了,虽然他邀请的我,只是因为我是班干部。   联欢晚会开得很成功,欧阳阳光作为班长和主持人,将晚会筹划得很细致也很完美,待人接物也彬彬有礼。他的幽默诙谐和应对自如成了晚会的一大亮点,也让我对他,更是刮目相看。   联欢晚会后不久,理(二)班的李燕找到我,她说:“苏云,欧阳阳光办了个班级板报,叫我问你,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一怔,有些狐疑地问她:“他为什么会找我呢?”李燕说:“欧阳阳光说你文章写得好,想请你帮帮他。”我“哦”了一声,一时间脑海里千回百转,五味杂陈。   我很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于是我更用心地写好每一篇文章。欧阳阳光也很尽责,每篇文章他都会用心看,然后指出优点缺点,需要修改的地方他会用红笔圈起来。我拿着被他圈点过的文字,心里一阵阵温暖,仿佛他就真实地站在我面前一般。   那时候的我,每次走过他的窗前,都要忍不住偷偷看他一眼,感觉他离我是那么近,仿佛触手可及。可是,隔着玻璃,我又感觉他离我是那么远,仿佛远在天边。那种又想见又害怕的情绪折磨着我,让我是既甜蜜又忧伤。   第一期板报传到我手上时,已有些破损。那时候学校的油印机是不给学生用的,所以板报全是手写的,虽是手写,但欧阳阳光也细心地分版块,分类别地将板报办得美轮美奂,还配上了精美的插图,我的心,再一次被轻轻地拨动了。   因我们不在同一个班级,每次板报在他们班转了一圈之后,才会传到我手上,于是,那板报也成了我收藏的专利。多年以后,再次抚摸着那些青春的痕迹,心湿漉漉的,眼睛也湿漉漉的……   第二年秋天,欧阳阳光考上了河南郑大,而我也上到了高三。因为忙碌,我卸去了《校园之声》的编辑兼播音,全力冲刺高考。午夜梦回时,也会偷偷想一想欧阳阳光,想他曾带给我的甜蜜与忧伤,想他如果知道有一个女孩子曾痴痴爱过他,他会怎么样?   又是元旦佳节,我竟然意外收到了欧阳阳光从河南郑大寄过来的明信片,上面只有一句话:苏云,加油!我在河南郑大等你……   我将那张明信片反反复复看了无数遍,有一种被窥破秘密的惊惶,也有一种突如其来的眩晕,我在心里默默地追问: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我没有回复欧阳阳光,我想在来年的圣诞节,和他一起肩并肩站在郑大的校园内,手牵手走过郑大的每一个角角落落……   第二年的秋天,我的落榜如同秋天飘零的落叶一样真实。我怀揣着那张明信片,悄无声息地开始了我人生的颠沛流离。   从此,我们就像两只断了线的风筝,在各自的天空里孤独地飞翔着。   五年后,我回到了家乡,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遇见了李燕,她一把抓住我,急切地说:“苏云,这几年你去哪儿啦?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你的消息?你知不知道欧阳阳光曾问遍了你所有的同学,可惜却没人知道你去了哪里?”我的心霎时掀起了狂风暴雨,那个我深爱的人啊,他也曾为我几度相思。只是,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忍住自己内心的酸痛,假装平静地问:“他现在还好吗?”李燕说:“他很好,大学毕业后,他考上了公费留学,到澳洲深造去了。”我低下头,慨叹了一声,说:“他永远都那么优秀!”   最后一次见到欧阳阳光,是在十年之后的学校五十周年校庆上。此时的我已成剩女,现在才明白顾漫说过的那句话:如果你生命里曾出现一个人,那么其他的人都是将就。那时的我恐怕也是不愿将就,所以仍是孑然一身。同学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成家立业了,我是那百分之一没有成家的。   因为形单影只,我本不想参加校庆的,但李燕告诉我,说欧阳阳光会携他新婚的妻子一齐来参加。我便心动了,十年了,那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出现了,虽然我永远失去了他,但我还想再看他一眼,只一眼……   我将自己细心地收拾了一番,化了淡妆,穿上一袭浅粉的长裙,左手腕带上一串白贝母手链,整个人干净而清爽。岁月温柔善待了我,我要以最美好的姿态,去见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人。   我到达学校的时候,校庆已经开始了,许多熟识不熟识的人,都热热闹闹地打着招呼。我的眼睛在人头攒动的人群里搜寻着,我渴望见到又害怕见到的那个人啊,他在哪儿?   欧阳阳光是最后一批到达学校的,当他和他的新婚妻子一同走进校庆会场时,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欧阳阳光依旧英俊潇洒,只是更多了沉熟和稳重。他的妻子身材苗条,面容姣好,恬淡安静的微笑着,犹如一朵出水芙蓉。   我远远地看着他们,眼里有不争气的泪水滴落,我默默地背转身:再见了,我心爱的人!再见了,我的梦!我悄悄地溜出了会场,我知道,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那个我魂牵梦绕的人,从此将永远在天边了。   只是,在偶尔的午夜梦回里,我依然会微笑着对天边的那个名字说:我在青春爱过你……   如何才能治好癫痫病哈尔滨癫痫病去哪家医院癫痫病大发作怎么处理佳木斯癫痫病医院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