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等着老公一起过结婚纪念日,却等来奸夫淫妇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人生感悟

    窗外下着小雨,落地玻璃窗前,有一个忙碌的身影。她认真的擦着墙上的结婚照,回想当初认识老公秦寿时情景,不由得嘴角扬起幸福的微笑。时间如轻云流水般转瞬即逝,三年,就这么过去了,夫唱妇随,琴瑟和谐。他就像所有花心的浪子,婚后便全身心投入家庭,他MSN的签名里写的:我爱我妻我爱子艾多多准备好一切以后,露出了俏皮的笑容,她打电话给秦寿,说要带儿子回外婆家住几天,其实她一大早就把儿子送回外婆家去了。今天是她和秦寿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她要给秦寿一个意外惊喜。她躺在床上,将自己用一张精美的糖果包装纸裹了起来,家佣刘妈帮她盖好被子就回家了。艾多多躺在床上等秦寿回来,她不知道等了多久,竟迷迷糊糊睡着了。黑暗中,有人进了屋,一对儿热吻中的男女,男人的大手在女人身上游走,女人的手大胆解开的男人腰带。“这几年,你想过我吗?”秦寿咬着她的耳垂低声说。“当然想,我爱你,想你想的发疯,所以就回来了。”沈秋燕解开了秦寿衬衣的扣子。秦寿轻车熟路,三两下就将沈秋燕的袭身长裙褪了下去,抱着她上楼进了房。走到床边,秦寿将她往床上一扔,便扑了过去,沈秋燕娇笑着一滚,突然听到女人的尖叫声:“啊…………”“啊…………”沈秋燕也吓得大叫起来,因为谁也没想,房间居然会有第三个人。秦寿一拍手,感应灯亮了,发现了艾多多,她不是去外婆家了吗?艾多多惊讶地看见她衣冠不整的老公,他身边站着一个赤条条的陌生女人,显得尤为讽刺。“奸夫淫妇。”艾多多气的直哼哼,眉毛都竖起来,恨不得冲上前将他们撕成碎片,无奈她的身子被糖果纸抱住了,动弹不得。秦寿看艾多多气得发狂的模样,连忙扯过被单将沈秋燕包了起来,皱眉看着艾多多,道:“你这是什么装束,你不是去外婆家了吗?”“你当然希望我不在家。”艾多多将身上的糖果包装纸用力撕碎,大步走到秦寿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嘲讽道:“你品味还真差,这种货色也能入眼。”话音刚落她便突然袭击,在惊魂未定的沈秋燕脸上留下五个血指印。秦寿连忙拉住艾多多,沈秋燕捂着受伤的脸,连滚带爬的逃了。“慢点跑,这是二楼,小心摔死。”艾多多咒骂道,她真想扑过去,朝着沈秋燕的屁股来一脚,将狐狸精从楼梯上踹下去,却被秦寿死死拽住了,她恨恨地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啊……”秦寿惨叫出声,放开了她,他皱眉,黑瞳深邃几分,说:“多多,对不起。”“禽兽,你给我听着,你敢跟那个的狐狸精在一起,我明天就带着儿子改嫁给狐狸精她爸。以后让你管我叫妈,让儿子叫你姐夫。”艾多多威胁道。秦寿无奈地苦笑,说:“多多,你何必呢?就算我们离婚,也好聚好散,我会给你一大笔赡养费,你干嘛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去嫁给老头子。”艾多多绝望地看着秦寿,曾经的山盟海誓抵不上他一句好聚好散,她又怎会甘心就这样成为弃妇?艾多多欺身上前,单手勾住秦寿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想要的,不是巨额赡养费,它是我的,谁也不准碰。”“啊,痛,痛,快放手。”秦寿惊叫出声,大口吸气,黑瞳深不见底。艾多多手上的力道加重几分,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算什么男人。“放手,快放手。”秦寿无助求饶,三年了,艾多多的脾气一点儿也没改。“要离婚可以,把它割下来给我,赡养费一分不要。”艾多多皮笑肉不笑地说。“你疯了。”秦寿一把推开艾多多,转身朝楼下跑去,艾多多瘫坐在地上,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秦寿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一整天都在家精心准备,想着要怎么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结果,他背叛了她,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当她看到他和别的女人站在一起时,感觉有一把尖刀,狠狠扎在了她的心上。这个房子里,处处都有他们在一起的回忆,曾经的甜蜜,欢乐的笑声,一直在她的耳边回荡,她突然发疯似的捂住耳朵。艾多多不想呆在这个房子里,她飞快地走到衣柜前,顺手拿了一件低胸露背裙换上了,这是去年圣诞节秦寿送给她的,太露,她一直没敢穿。换上裙子,她走到镜子前,转了一圈,不得不说,秦寿在给女人送礼物方面很在行。她虽然生育过孩子,可是她的体形保持的很好,一点儿生育过的迹象都没有,这条裙子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全都展现出来了。她将头发辫了起来,用发网固定在头上,然后戴上了金黄色的假发,画了一个浓浓的烟熏妆,浓到连她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艾多多拿着红酒出门拦了辆计程车,来到雪姨的酒吧,大学毕业前,她一直是雪姨酒吧的歌手。“小姐,我们这里不可以外带酒水。”服务生说道。“雪姨呢?”艾多多问。“哦,你找老板啊,请稍等。”艾多多在吧台坐下,将红酒递给调酒师,顺手扔出去一百块钱,说:“给我打开,这是你的小费。”“嫁了有钱人,也用不着这么挥霍吧。”雪姨一把抢过百元大钞。“雪姨,请你喝酒,绝对是好酒,拍卖会上买的。”艾多多傻呵呵地笑。“看看你这德性,裙子这么短,胸口这么低,别在这里坐着了,都让人看光了,到我办公室去。”雪姨责备道。艾多多坐在吧椅上,一把抱住雪姨,说:“雪姨,我记得,我以前在这里上班的时候,你给我准备的服装比这个更短更露哦。”“以前你是穷学生,为了赚钱没办法,你现在身价不同了嘛。”雪姨笑道。“雪姨,我今天心情很不好,你就别管我了,坐下陪我喝酒吧。”艾多多抱着雪姨不撒手。雪姨轻轻推开她,说:“那你先坐会儿,明天税务局有人来查帐,我整理一下帐本,弄好我就过来。”“嗯,你去忙吧。”雪姨刚走,就有人上来搭讪。“美女,能不能请我喝杯酒。”秦寿从艾多多身后走了过来,手搭在了她的肩上,然后肆意抚摸她光洁的后背。听了三年的声音,艾多多又怎会听不出来,她真想暴打他一顿,看到他跑出去,本来以为他去追沈秋燕了,结果跑到酒吧来勾搭女孩子,更离谱的是,连自己老婆都没认出来。艾多多强忍住发火的冲动,她用纤细的手指,点了点她身边的空位,示意秦寿坐下。这瓶红酒本来就是准备在结婚纪念日一起喝的,既然他在这里,那就一起喝吧。秦寿倒也不客气,坐下以后,自己举起酒瓶往杯子里倒。浓浓的酒香从杯子里散发出来,他情不自禁地端起杯子,闻了闻酒香,道:“真是好酒。”“干。”艾多多不想跟他废话,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杯,然后一饮而尽。“小姐,这是好酒,这么豪饮,太浪费,好酒是要需要慢慢品的。”秦寿认真地说。艾多多举起手,真想抽他两耳光,还没认出来吗?远远看着,这身影像极了艾多多,秦寿走近一看,又觉得不像了,他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姐贵姓?”艾多多别过头去不理他,自顾自的满上,一饮而尽,三杯红酒下肚,她感觉肚子烧的厉害,这酒后劲足,她有些眩晕。“你看上去心情不好?失恋了?”秦寿继续发问。“失婚,失爱,失家,总之,我一切都失去了。”艾多多说完又要倒酒。“服务生,这瓶存起来,下次我们再来喝。”秦寿狭长的桃花眼泛出致命的性感。“这是我的酒,我还没有喝够。”艾多多去抢酒瓶,秦寿把她拦住了。“走吧,我送你回家。”秦寿扶着艾多多出了酒吧,上了他的车。艾多多懒洋洋坐在副驾驶位上,心情如大海的波浪般澎湃,她的裙子在坐下以后明显不够长,露了美腿不说,里面小内内都能看见。秦寿看了艾多多一眼,立即转过头,问:“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艾多多笑望着秦寿,道:“我不想回家,去你家吧。”“那我送你去酒店。”秦寿将车开去了酒店,要了一间房,搂着艾多多进了酒店房间。一进门,艾多多便搂住了秦寿的脖子,哭着问:“我哪点儿不如她,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秦寿怔了一下,说:“看来你是真的失恋了,我帮你打电话给你朋友吧,我还有事,要走了。”“你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好不好?”艾多多死死抱着秦寿不撒手,可怜巴巴地说。“我太太在家等我,我今天必须回去。”秦寿轻轻推开她,往后退了几步。艾多多不顾一切地扑向他,死死搂着他的腰,哭的梨花带雨,说:“不要走,不要扔下我,不要走…………”秦寿皱了眉头,她的烟熏哭过之后非常吓人,跟看鬼片没什么区别。    

什么方法可以根治癫痫病甘南哪里医院看癫痫病金昌癫痫病医院哪有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