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清末陕西女首富,铸就辉煌传奇人生!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历史军事

  前段时间,网络各大媒体大肆热论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豆瓣评分也一度赶上了之前火热的《人民的名义》,但却对此并不感冒。原因是这名字一看就是浓厚的“玛丽苏”气息,再者追剧的前提,至少主角是自己喜欢的演员,而这两者均毫不沾边,即使再炙手可热,仍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之后经朋友一再的推荐,就勉为其难的去尝试着浏览一番,但一看却不可停下,好久没有如此狂热地沦陷在一部电视连续剧中了,追完全剧,不禁感慨颇多,思绪万千!

  此剧依照清代陕西的一个传奇人物的真实故事而改编,该剧以陕西省泾阳县安吴堡吴氏家族的史实为背景,讲述了清末出身民间的陕西女首富周莹跌宕起伏的人生。  

  一百多年前,她曾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勇气和独创精神,将一个即将倒闭的商业大厦建成商业帝国;因捐资助饷被慈禧封为“一品诰命夫人”;因广济百姓在关中地区传为佳话,她的义举和远见卓识至今还被当地人们广为流传。

   临危受命接管吴氏产业

  清朝末年,本是一位冰雪聪明、精灵顽劣、桀骜不驯的江湖卖艺魔女,只因偶遇大爱无疆的贵公子吴聘而改变了命运!在他的感化和宠溺下,周莹开始胸怀世界,人生有了新的定位!

  然天有不测风云。此时的吴家虽然已经有庞大的家业,但经营的商业逐渐衰落。丈夫被毒死、公公被陷害,吴家蒙难、家道中落。出于对儿媳周莹的信任,公公吴尉文在临危前,便将吴家的商铺、生意托付给周莹来管理。

  在经受失去生命中依靠的打击、悲痛和无助下,她并没有退缩,而是冷静地处理了家中大事。并以过人的智慧和勇气博得了吴家东大院管家、账房、武师等谋士的支持,顺利地接管了吴氏家族的商号、店铺、土地、房产等商业资本,此时的周莹仅仅只有18岁。

  为了完成丈夫的遺愿,天性不拘礼数、不畏强权的至情至性的周莹,秉承着吴家经商所固守的“诚信”二字的祖训,知人善用,逐渐将一个己经破败的家族起死回生,再塑辉煌!生意不仅在国内做得风生水起,还遍布到了全世界!其间,她因不守规矩还挨过板子,被沉过塘、做过牢,多次死里逃生,可谓是泾阳城里最大逆不道的女人。虽然历尽艰险,时常遭奸人陷害,但精明过人、广结善缘的她承蒙至爱相护,一次次虎口脱险,最终在商界脱颖而出,成了秦商首畗。

  艰苦经营扭转家族危机

  在清末那个动乱的社会里,女人要想立足商场,除了具有临危不乱、果敢刚毅、处事冷静、智慧过人外,传统文化倡导的诚信仁义是周莹成功的法宝。

  还原到历史背景,此时清朝已经开始摇摇欲坠,国门虽然已被洋人用炮火打开,但是整个女性群体依然受到封建思想的禁锢,有各种各样的教条束缚,比如女性要三从四德,大家闺秀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这种环境下熏陶的女性,基本无法独立,只能属于社会的附属物,何况想做出一番事业,成就商业帝国呢?

  在知人先用上,任用贤能,多谋善断。当时周莹身边围绕着诸多能人谋士,个个多谋善断、经营有方,在她的努力下,吴家东院重新拾起盐商生意,商铺遍及全国,另在全国设立了7个总号;不仅如此,周莹还将生意扩充到了蚕丝、棉花、棉布、药材、茶叶等方面,涉及面非常之广。

  在整合资源上,她向种植棉花的农民提前签约订购,在南方包桑园、提前订购生丝,保证货源的充足和收购价格的稳定。

  在制度改革上,周莹让手下掌柜伙计参股,进行资金扩充,实行“阳俸阴俸”,且伙计们的家人也可以在吴家工作。周莹对他们恩威并用,处处倚重,很快使衰败的商号重新兴旺起来。她先后在上海、四川、陕西设淮盐总号分店,在甘肃设立以经营药材为主和在湖北设立以经营布匹为主的商号、店铺。

  经过她的艰苦经营,吴家的生意日渐转好。各大商埠、码头都有吴家的生意,南通北达,连成一气。民间曾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吴家的伙计走州过县,不吃别家的饭,不住别家的店。”其经营范围之大,资本之雄厚,可见非同寻常。之后,周莹又在关中各地开设当铺,药铺以“仁寿堂”为字号,并在淳化、口镇、泾阳等地开设了油坊、烧酒坊、粮店、米号泾阳布厂;泾阳县城内山门角以西两边都是式仪堂的房产,共二十几院,足足占了半条街道。这时吴家的家业已达鼎盛时期……

  诚信铸就商业帝国

  一名成功的商人,要在自己的经营中永立不败之地,信誉的好坏,决定着成败。周莹一生对信誉的投资,帮助她建造起了一座商业帝国。

  从小跟着养父走江湖,学会了坑蒙拐骗,以此谋生。当吴聘知道了这一切的时候,语重心长地对周莹说“骗人只能赚小钱,不骗人却能赚大钱,诚信就是不骗人。”公公吴蔚文也教授于“诚信”二字。诚,就是货真价实;信,信誉卓著。周莹从此铭记于心,一生受用。

  在上海与克劳迪做生丝生意,交易期间发现这批生丝中其中有一绞生丝颜色略有偏差,立即亲自去码头,拦下正在装船的生丝,主动提起有一绞生丝颜色有点问题,并安排王世均找出那包生丝。克劳迪认为这批生丝比他预料中的要上等,就算其中有一绞两绞质量不过关也不碍事。周莹表示从她手里出来的生丝全部要最好的,要求王世均不管花多少钱用什么办法,必须在一个时辰内换掉这整包生丝。

  再则,图尔丹求婚失败后,断了和吴家所有的生意往来,掌柜的自作主张把之前的返利也停了,周莹知道后,就立即命令掌管把合约上的返利全部返给图尔丹,不能让人觉得人走茶凉,承诺的必须兑现。

  周莹一生,对商人的商誉视为生命。古语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诚信就是为人之本。生命中唯一不可丢弃的财富就是诚信,没有了诚信,你所拥有的一切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如过眼云烟,终会随风而逝。

  在生意经营上,相传周莹并不懂行,但她却敢于管理、善于管理,她采取统一管理、统一运价、利益均得、共担风险的方针,将陷入困境的渭北运载行业引出了泥沼,保证了西部物流在风雨中畅通。这种敢承担风险的远虑思维和意识,在今天也是一种可贵的精神财富。

  信誉为本把握经商时机

  相传安吴寡妇周莹为商,坚守一个“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原则。她卖粮,亲自检查质量,动手拣杂挑沙过土;卖布亲自复尺;卖茶叶亲自品尝新陈。她的商品既经得起检验,又经得起货比三家。为了把茶叶泡制成边民喜欢的块茶,她高薪聘请茶叶专家,创造了在历史上名传西部边陲的“泾砖”茶,为陕西商人树起名牌产品。为使三原大布占领更大市场,她不惜工本,精益求精,对原布加工工艺多次改进,创造了三原大布誉满中国的声名,三原县城的山西街,在那个时候,成为中国最有名望的大布一条街。

  从商,决不能墨守成规,在商机面前商人机会均等。一年秋天,关中棉花喜获丰收。但是关中的棉花行想趁机杀价,引起棉农不满,周莹则坚持按照往年的市场价收购棉花,棉农便将棉花都卖给了她。第二年,棉花歉收,因上年棉花库存充足,周莹独占商机,获得了更大的经济收益和社会效益。几年的时间里,她由小打小闹成为关中地区棉花买卖大户。其实周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棉商,只是她灵活善变,审时度事,敢于求新求进,善于捕捉商机。

  捐资助饷树立秦商典范

  1900年,慈禧西安避难时,周莹向太后提供了10万两白银,慈禧亲手题写“护国夫人”牌匾,并收她为义女,从此母女相称,对于一个寻常人家的女人,这种殊荣是绝无仅有的。《辛丑条约》签订后,她又向太后进交白银,同赴国难。慈禧感于她的义举,封她为“一品诰命夫人”。

  她不仅在国家危难关头慷慨解囊,对乡里更是乐善好施,正因为如此,她才在社会、商界和平民百姓中赢得了无与伦比的人气和名声。

  兴水利,办教育,建文庙、助军饷,这一件件义事,使她成为关中地区远近闻名的“女商人”。由于战乱和天灾,关中地区涌现出饥民大潮。周莹决定开仓放粮,设置粥厂,赈济灾民。她在关中受灾地方开设粥厂,让泾阳、淳化、三原、蒲城、富平等米粮店开仓放粮,将粮食分给周边穷苦人家。泾阳、三原两县在修县志时,特别将她的善举载入史册。

  即使病逝前夕,她仍关心关中地区的水利修复工程,并因此埋银于地下,等待时机的到来。

  重友谊赢得朋友尊重

  周莹善良、多情、重义,把身边人视为兄弟姐妹,把管事伙计们视为手足,对跟随她始终的丫环书童,更是知恩以报,不但为他们成家立业,而且为他们教育子女。并提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大家风雨同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周莹为商25年,揽到旗下的人才成百上千,仅财会人员就多达二百六十多名,这些人都是誉领各地的拔尖能手。相传她的管家王世均,财务总管等,跟她共事终生,至死一文未贪,其诚其志其廉令人难忘。与她出生入死的武师们、谋士们在与她诀别时如丧考妣,令人感慨万千。原因十分简单,周莹不是把他们当成工具使用,而是视他们为自己真正的知心朋友。

  安吴堡当地民间相传:她为了解下情,密切主仆关系,每月初一、十五,与下人在一起聚餐,但决不准酩酊大醉,这种做法,就是在今天,也极难在一些企业做到。

  这些善待朋友的举措使周莹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从而保证了她商业帝国25年长盛不衰。

  小说《安吴商妇》的作者李文德这样评价过周莹:“她不仅是中国商业领域历史上唯一有不俗建树的商业才女,而且是唯一在中国商业历史上为国家民族创立过不朽功绩的女商业家,唯一对庶民百姓爱之深沉的女慈善家和爱国的女商圣。作为晚清时期的女商人,能够在动荡混乱的时局中找到一次次商机,为国家捐资助饷、为救济乡民慷慨解囊、为朋友而信守承诺,就足以证明周莹的才能与智慧。她的美德与智慧,不只是一种人格魅力的体现,而是秦商秦人智慧的结晶,值得三秦人骄傲和自豪!”

  英雄落幕走完传奇人生

  宣统二年(1910年),安吴寡妇周莹去世,终年42岁。伴随着她生命的谢幕,她将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巨额财产分给所有下人,土地归村人共有。她离开周家时十七岁,在吴家度过了整整二十五年的风雨岁月。她用自己的刚强和不屈的性格,撑起了风雨飘摇的吴家,据当地人说,安吴寡妇周莹出殡的当天,自发送葬的四邻乡亲约有八万之众,这种葬仪,在关中道上不是绝无仅有,也是空前绝后。

  此剧大热,可谓是一部上乘佳作。在商言商,剧中的许多经商之道耐人寻味!

   一人作羹,份量有限。众人持股,个个参与,劲往一处使,何愁蛋糕不能越做越大,挣的银子越来越多?

   古今商界的精英不都是这样走向成功的吗!

癫xian侯为民蘧然重庆到哪治癫痫最好成都到哪家医院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