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我在树上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近代诗词

  故乡的屋边有一棵柳树,也有十多岁了吧,长得分外的繁茂。那旁逸的枝叶,尽情地伸向屋顶,风一吹,还扫得屋顶上的瓦片咔嚓作响。母亲早已对它们不满,我也以为它们过度。  昨天,我振作精力,借来锯条,爬上高高的树冠,要锯掉那些特此外枝桠。  没多久,地面上就有了厚厚的一层,远远超出我的预料。因为在天空中,那些枝桠仿佛并没占多大空间。  某些较粗的枝桠,照旧挑战了一下我的体力,因为人在树上,驻足点有限,得不到符合的角度,撇着身子去锯,阻力臂加长了,做功就得多了。尤其是那直插天空的树顶,要掀掉它就更是不易,既要顾及自身的安详,还要思量树顶跌落的偏向。最终,手酸了,身子出汗了,该锯的全锯掉了,母亲也满足了。  本日,恰好有人来收购柳树,母亲让来人将屋边的柳树全砍伐了。在伐树者看来,我昨天的行为,不只显得多余,还给他们增添了难度,因为他们在伐这棵树时,找不到符合的位置套绳子。无疑,我之前的劳动,是做了无用功。然而,我没有懊恼,只有开心,因为我找回了一种真实地在世的感受。  之前,想有所作为,却又懒散无力;想干一些有意义的事,却又缺少耐久的动力……不是躺在床上苦思冥想,让身子越来越软,让大脑还隐隐作痛;就是坐在电脑前随便欣赏,让眼睛变得痴钝,让心灵变得滞重……在虚妄之中,苦苦挣扎,日复一日,反复无聊。  而昨天,我不只仅在用脑,也不只仅在用眼,我还在用手,在用脚,在用全身的肌肉,甚至体内的精气神。我在树上,跟守在房子里也差异,我把本身融入了大自然,在枝桠上,就能触摸鲜活的常识和清新的发明;在微风里,就能呼吸晶莹的伶俐和生动的感悟……对付我的糊口来说,大自然中的一切,俨然也是一个有机的构成部门。  本来,更换全部身心去做一件事,这自己就是在享受生命的充盈,这自己就储藏很多实实在在的快乐。  因此,面临伐树之后的狼籍局势,我没有厌烦,耐性地拾捡树枝,一一锯短,又堆放到一起,直到母亲喊吃午饭。饭后的一觉像睡在水面之上,只以为舒服极了。起来之后,又帮母亲载袋稻去碾米,竟而发明:手臂有些酸麻但布满气力,身体有点疲劳却很是放松,隐约的头痛已然不见,双眼也能睁得轻快自然。返来之后再看看镜中的本身:眼圈平整,眼神充盈,哪像打牌或上网之后,眼圈深陷,眼神颓废!  突然领略了,陶渊明为什么喜欢“种豆南山下”,梭罗为什么要去瓦尔登湖搭一间小屋,海子为什么空想喂马劈柴还要体贴粮食和蔬菜……他们之所以把世上最平凡的事——农夫或工人所做的事,看得比写作、比成名更有意义,就是因为这些事要纯真,要俭朴,还与自然接洽密切,做这事的时候,容易专一,容易忘情,因而忘掉世俗中的烦恼,找转意灵的安全。

邢台市著名的治癫痫病医院唐山市著名羊癫疯专科医院保定市小儿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感恩母亲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