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遥闻春溪声声醉_1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高考作文
遥闻春溪声声醉   一场霰雪,压住了冬天的枯燥,润朗了苍空,润朗了旷野,也润朗了心田。   行人在瑟缩着,颤巍巍的白气在唇边飘忽不定,又瞬间飘走,那是飘向远方的渴望吗?而我,站在鸣啾啾的窗棂前,看雪白的冰粒将苍芒茫装饰成白茫茫。   我分明隐隐约约听到了“七九河开”之后溪水欢快的笑声,在岸边开出一朵又一朵的花儿,飞成一群又一群的蝴蝶,伴奏一阵又一阵的跫音。似乎朦朦胧胧看到了鱼儿轻盈的身影,在水中追逐久违了的云影,吸吮着睡醒了的馨香,呼吸着清新了的气息。   刘亮程说:“落在一个人一生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到。”是的,反过来讲,开在一个人一生的花,我们也不能全部看到。幸福与痛苦,都并不在表象,而在心灵深处。表面的光鲜靓丽,或许掩饰着无比的痛苦。目见的贫困潦倒,也许怀揣着莫名的幸福。   14岁那年,刚上初中的我,学习优秀,在班里是学习委员。没过多久,还来了个美女同学坐在身边,心情格外清爽。不料,有一天摸黑外家里跑,撞在了跑计划生育的大舅妈的自行车上,左眼受伤,不得不休学,我的人生轨迹从此改变。本来两年初中、两年高中,休学回来,变成了三年初中、三年高中,美女同学再也不见身影。到底是得还是失?说不清楚。多年之后,平凡的世界里,也有过鲜花,也有过虹霓,但失去的美丽,依然魂牵梦绕。   去文登寻医问药,遇上大雪封门,只能睡在旅店的大通铺上。天南海北的人,把南腔北调演绎得淋漓尽致。我把母亲做的一个笊篱头饽饽递给躺在身旁的大叔,他身边蜷缩着一个跟我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大叔挺感动,转身从兜里捧出一大堆红枣。大叔是从比我还远的外地来给儿子看病。爽朗的笑声中,隐约露着痛楚。儿子在他身边默默无语,等待明天的就诊,跟我一样正向往着美好的明天,却遭受着突如其来的痛楚。   虽然年代久远,记忆已经模糊,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我发愁这么大的雪,回不了家的时候,大叔摸着我的头说:“孩子,雪再大终究会停的。”   我心里在笑,这还有你说吗?可是,当历经沧桑之后,我才懂得大叔经历沧桑后明白的道理。我想,大叔的儿子一定跟我一样,在爹娘的呵护下,走过了下着雪的冬天。   毋庸讳言,谁都会希望“拥红炉,洒牕间,闻霰雪”。围坐在红红的火炉边,对着飘雪的窗子饮酒,听着外面沙沙的落雪声,多么惬意。可是,别忘了,无论什么时候,都有“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都有“雪中行地角,火处宿天倪。塞迥心常怯,乡遥梦亦迷”,且不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往回赶的路上,从来没有说过累的父亲竟然像小孩子似的说:“这么大的雪,回家不用出工了,好好歇歇,真累啊。”是啊,来文登之前,父亲还在战山河的工地上,把汗水和无奈,狠狠砸在坚硬的土石上,迸溅出的依旧是贫困中盛开的希望。   遗憾的是,雪越走越少,到了终点,竟然连雪的影子都不见。父亲长长叹了口气:“明天还是外甥打灯笼。”我真的替父亲惋惜,多么希望父亲能歇一歇疲惫的身心,连路边的树枝也在充满同情地嘶鸣着。   走着走着,父亲忽然脸上有了笑容:“幸亏咱这里没下雪,不然可怎么回家呢?”是啊,站点到我家,还有很长一段山路。或许,父亲就是这样在痛苦中捡拾快乐的吧,不然,如何能挨过多舛的命运呢?   对面马路上,车轮依旧在滚动,碾过积雪,碾过车辙,碾过岁月,往前奔,就是希望。或许,此时有人在花园里,采得枝头细雪,煮雪烹茶;或许,此时有人在田野中,揽风景于镜头,自我陶醉;像我,隔着窗户,看细雪飘飞无声,看小鸟踏雪有痕。   同学从烟台拍的照片,真的是“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很是羡慕。我们这里,白雪薄薄地覆盖着山野,不够醇厚,也不够浓烈,却也别有风味。如同略施脂粉的美人儿,静静地等待着冬去春来,等待着来年轻轻捋着草色,细细地品着一杯淡酒,唇齿之间,丝丝的甜。这,不是足够了吗?   人生不如意常八九。在啜饮苦酒的时候,你就咂摸它丝丝缕缕的甘甜吧。   朋友88岁的老母亲,两个喷嚏,引起脑梗。保住了性命,却插着管子出了院,回家,等待着生命的终点。这个时候,再美的雪,如何能写入诗卷?“年来我胸里像胸外,定也在霰雪横飞。”心中的寒冷,远远大于天气的寒冷。但是,山路是走过来的,冰雪是等过去的。时间,最伟大的时间,可以摧毁所有的不幸,只要你耐心等待。   朋友曾经握着老母亲唯一有感知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久久不肯放下。我想,目前,他并不会等待所谓的奇迹,而是等待守候母亲的时间长一点儿。泪水在他的心中流着,霰雪扑打在他的脸颊也不会感到寒冷,因为那里有母亲的温暖。   是的,家的温暖,母爱的温馨,是无与伦比的。“碧芦萧瑟风前韵,一似家林霰雪声。”诗人即使身处美丽的江南,看到碧绿的芦苇在风中瑟瑟有声,想到的依然是家乡,似乎听到了家乡林中潇潇的霰雪声。   就是在这样霰雪纷飞的季节里,盼望,早春暮春,酒暖花深。在腊八节的萧瑟北风中,双眸轻合,仿佛,看到了雨中灯市欲眠。半掩的门扉似有故人轻叩,在铺满落蕊的小径上,远远地听到了,小溪里的春声,缠缠绵绵,游人欲醉。   爱一个人,像风走了八万里,必有归期,请忍耐,相信未来。等一个人,像雪飘了三千年,一念成瘾,请等待,春暖花开。   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个好哈尔滨哪里治癫痫病武汉治羊癫疯公立医院洛阳能治疗好癫痫病的医院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