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风中结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小鱼抹了一脸的泥巴,从干涸的东沟里爬上来,手里抓着一条鲜活的鲫鱼,匆匆爬上岸后,欢快地向家里飞奔而去。岸上的王大爷和朱婶正揪心地谈论着今年的干旱。幼稚的小鱼并不能体会到父母心中的焦虑,更不知道在这个饥荒的年代里自己会饿肚子,只是拿着手里的鲫鱼跟哥哥炫耀。哥哥写好了作业又上学去了,没人跟自己玩,他渐渐觉得失落,于是把鱼放进了饮牛的水缸,又跑进了东沟。   东沟里已经没有水,只剩下河床上干巴巴的淤泥,和很多小孩子一样,不知道白天黑夜地玩着,直到老妈喊着,“小鱼,回家吃饭!”他才突然觉得肚子饿了,于是匆忙跑回了家,老妈依然满村吆喝着,直到他回应道,“俺妈,我回来了!”她才回来,接着就是把他数落一顿,叫他去吃饭,今天小妹到回来得早,哥坐在绳盘的床头边看书边吃着手里的面饼,突然,他自己也想像哥那样用心读书,虽然哥哥刚读一年级!   微弱的煤油灯光中走来的是刚做工回来的父亲,微光中他脸上岁月的斑纹依希可见,漆黑的夜空没能带走夏季的炎热。他洗了手,拿了两只面饼,抹了一勺浆豆,端了一碗稀饭,一步一步向门外走去。伴着阵阵叹惜声,月亮悄悄升起。草垛下围着一群孩子和他们的欢笑,小鱼的母亲走到他父亲那儿,淡淡说了一句,“没面了……”   他抽了一口烟,将烟袋头往脚下的砖头上敲了敲,说,“知道了,明个儿我上集弄去。一点儿都没有了吗?”   “一点儿都没有了!”母亲怯怯地说。   “我去借行了吧!”父亲不耐烦地拿了面瓢走了出去。   ……   黑夜总会被时间推过去,某一天早上父亲不知为何对母亲使起性子来,拳脚相加,母亲被打得瘫坐在地上,嘴里流着血,嘟囔着,“闺女管不好,能怨我吗?你打吧!打死我算了!”   好心的邻居最终拉开了发怒的父亲,小鱼站在一旁,傻傻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还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但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这已经有些不正常。后来在一次又一次的家庭暴力中,他渐渐领悟到这并不是一个家庭,而更像一个地狱,一切都只因为自己那刚满四岁的妹妹,一次偶然让幼小的妹妹患上了失心疯,她就到处乱跑发疯。小鱼的心里对她产生了恨,因为他还不知道,作为一个病人,妹妹需要的是关心和照顾,而不是恨!渐渐成长的岁月中,小鱼总是对受人欺负的妹妹责难,打她、骂她、叫她回家呆着,不要再出来丢人现眼,在他的眼里,妹妹总是那么不听话!直到自己上了一年级,他才渐渐感觉到什么是自尊,上学放学总是低着头不说话,穿着露腿的裤子,脏得不成样子的士衣衫,鞋子露出大脚趾!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个单桌,老师提问,他还不止一次吓得尿了裤子。一年级的同学给他因此给他起了个外号“尿裤裆”!有些日子他甚至没有勇气再去上学,因为无法再面对同学们的嘲笑和愚弄。然而回到家,他作了难,父亲给他撂下一句狠话,“不上学就给你一个烂袋子破碗,要饭去。”   小鱼躲在被窝里哭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父亲一如既往地早起去了雌淮河做工,小鱼终于抹了抹流出的眼泪,决定继续上学!无论怎样?小鱼坚持了三年。实际上,一二两年级都是因为小鱼太笨,留了级,第四年,他刚读完二年级,父亲再也看不出留在那所小学能有什么出息,于是让小鱼转校。实际上后来小鱼经历的每件事,都让父亲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件错事!因为转到了那所文武学校,小鱼便开始逃课、打牌……   父亲没有打过小鱼,严厉时也只是责骂几句,那些严厉的话似乎很有效,每次都能激起小鱼心里的那阵热火,直到三年级结束,那些所谓的老师同学都远去了,记忆也随着时间渐渐模糊!   四年级,小鱼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小学,三年级荒废了一年的学业,让他在四年级的学习遭遇瓶颈。数学老师总是拿成沓的作业本向他头上摔,,一次一次自尊心的折磨下。小鱼决定好好学习,可最后,还是因为意志不坚定,失败了,这一年,也发生了许多。   父亲让小鱼学骑自行车,后来因为不小心,摔折了右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鱼胳膊好了,但瘦弱的身躯还是令人担心!不知怎地,这一年,却如此不寻常,他的脸上长满了水痘!于是父亲就带着他开始了3个多月的治病之旅,3个月,对小鱼来说,是段漫长的时间。每个日夜仿佛都是一场心里的折磨。某晚小鱼仰望星空,想像自己永远变不回去了,永远成为一个丑八怪,或许生命从此终结,但这一天,毕竟过去了!   阳光照耀平静的湖面,夏天的午后吹着阵阵凉风,小鱼拿着掉了皮的语文书靠着大树,阴影移到了河面上树叶随着河水向前流淌……小鱼抹着眼泪,将手中的石子狠狠扔向远处,父亲母亲的吵骂声依然回荡在耳边,妹妹因为不听话挨了打,这一天,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小鱼瘫坐在地上,已经十三岁的他还不能体会到什么叫做成长,但时间不会停止,最终,他还是在漆黑的夜里一步一步走回家去!……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夜里,他的妹妹第三次地离家出走,并且以后的七年里,她再也没能回头!他的记忆再也没能清楚,只是自己和哥哥三天三夜找得辛苦,父亲风言风语要抛弃家庭,母亲夜夜的啼哭……物是人非,匆忙的脚步,换来的是小鱼的小学毕业。   (二)浮云与面包   上了初中,实际小鱼对家的感觉,已经渐渐演变成为一种恨,父亲打母亲的时候,他才学会了阻挡。在学校里,他也渐渐学会了与人交流,认识了一些人,把他们当作“朋友”,实质上这一切都来得太晚,他走了很远才发现,原来有些事还太早!   初中的那所学校很乱,砍死打伤的事常有发生。但因为学费便宜,小鱼还是犹豫着去了。此时的他不时想起小学时被几个大点的学生围住打得鼻子流血的那一幕,有些胆怯,也有时心中会泛起阵阵无名烈火,想要去厮杀,搏斗!担心并没有用,该来的总会来!   这一天,中午放学后,小鱼一如既往地拿了书冲出校门,走到东边的柏油路上,被一群二班的学生叫住了,他们不住地叫骂,小鱼没有顾及同庄伙伴的劝阻,跑了过去和他们扭打在一起,挨了一顿,直到有人喊老师来了,他们才散去!最后走的那个指着小鱼的鼻子兴冲冲地说,“不要再惹他!”小鱼含着热泪丢下了书向家里跑去!……老师有没有去小鱼并不知道,他呆呆坐在床上,感觉自己再也没脸去上学了。看着随风摆动的树叶在地面上留下片片暗影,他想到自己的三年,会是这样在阴影中默默结束!   后来的时光,他又变得沉默。表弟被人砍伤、哥哥辍学、中考落榜……原来时间过得真快,又是一个三年过去了!毕业前的那段时间,他见证了两个好友叶、任的美丽“爱情”,尽管他们在同一天都失恋了。爱情是什么东西,他很好奇,也很害怕!……   看着那一幕幕催人泪下的场景,看着那一张张玩世不恭的面孔,小鱼渐渐地明白,自己不应多管,不用多说,只要等待着成长,成长!……   接着,小鱼进入了一所镇上高中。此时的他觉得,自己与家的距离变得遥远,父亲不会在饭桌上讲述美丽的传说故事,而自己也不会跟父亲畅谈学校里的奇事趣闻。或许是妹妹的离家出走和哥哥的辍学冲远了这段距离,久了成了一种隔阂!   进入新学校的新鲜感很快便被冲散了,小鱼烧掉了以前的日记,以期有新的美好的人生,平淡地,只做好自己的事,可偏偏这时,出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宁,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她和一个女生同桌坐在倒数第二排。小鱼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子,以便上课时听累了就看看窗外,出出神。   下课时小鱼无意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同学,就算是了解,第一堂就是老师阐述高考的压力,这个对小鱼来说,应该是件很遥远的事情。而对于这三年,他也并没有过什么周密的计划,也许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在高考中考出理想的成绩,当时小鱼的成绩在班上也算是前几名,所以对自己抱有很大的希望。加之老师的鼓励,更激发了他那三分钟的热度。放学之后,当然,一切无恢复了平静。   小鱼拿着书,急急忙忙从住处往学校上课,初来的感觉总是那么好,晨光下包子店里冒出阵阵热气萦绕着来来往往的学生。转进校门,却迎面看到了那个叫宁的女孩,她穿着白色的休闲服,一双白色的运动鞋,乌黑的头发扎成一个辫子,冷冷的大眼却更让这个女孩显得大方、整洁。实际上漂不漂亮,小鱼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只见那女孩冲他一笑,匆匆走过。小鱼并没有认识到这笑容中会有什么含义,而这时,小鱼也并没有认识她,只是知道,她是同班的一个同学……   终于,晚自习放学,小鱼疲惫地回到了住处,回想起这一天发生的事,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因为上午照镜子时,发现自己脸上并不是没洗干净,自己长得也并不帅,而那个美丽的女孩……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不无可能……神经病,你自作多情……思想的斗争伴随着失眠的夜,来到了第二天,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小鱼养成了每天反思自己行为的习惯,更是从这一天起,他陷入了多疑的困境!   终于有一天,小鱼为自己当上班长付出了后悔。因为把班级管理得太严,而令很多人对自己反感进而嘲讽,龙就是其中一个,在辈分上,他是宁的叔叔,不当班长后,一切似乎回到了平常,但每当看到龙那张枣红的大脸,心里不免产生一丝厌恶,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似乎总是跟自己有仇,而每当想起只是爱开玩笑,小鱼也就忍了,听到他在跟别人说自己的三三四四,认为他是宁的叔叔,忍了!但这一刻,小鱼愣住了,自己怎么会因为他是宁的叔叔而不跟他计较呢?这个问题让小鱼反思了一天,后来的结论是自己对宁产生了好感。但自己怎么能喜欢人家呢?一无所有!他失落了一阵……   其实小鱼一直在躲避着,后来的结果证明,小鱼渐渐喜欢上了宁,而这种喜欢,只是一厢情愿!他就傻傻地,默默地喜欢,这个,也许就是暗恋。   每天,坐在班里,能看见她两眼,也就够了。小鱼这种想法陪伴他到了高一第二学期。某个晚自习,班里的同学们正在用心看书,一个外班的男生将头探进班里,打破了这种宁静,接着宁就跟着走了出去,小鱼沉默地看着窗外的星空,低下头收好了书,走了回去。天真的小鱼原以为可以这样平静地走过三年,可是他错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那么单纯,就像不是每段故事都那么复杂一样。他,就一个人听着《追梦人》度过了这个夜晚。   这一天风刮得很大,并带有片片细雨,但因为是在夏季,这种状况只似初秋。老师意外地放了假,小鱼就带着雨伞匆匆赶回宿处,出了校门口刚到西边的包子店,迎面碰见了影,而她旁边拉着的,正是宁。风吹乱她的头发,冰冷的眼神中似乎还泛着笑意。   影故作不满地对小鱼说,“你还打着伞,可好意思?”   小鱼一时不知如何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忙将伞递了出去说,“给!”   影就连忙推回说,“开玩笑滴,我怕把她冻住咯!……”   小鱼点点头说,“哦!……”便匆匆走开了,明明很想跟她在一起,而自己却又刻意逃避,回到住处,小鱼狠狠骂着自己!   风刮断了干溪沟边的杨树枝,那声音似乎很凄惨。小鱼现在姨妈家的二楼上,细雨洒过的院子里面其实空无一人,一个人也好,跟姨妈在一起生活,其实小鱼面对的,更多的是尴尬的局面。几经犹豫之后,他还是决定搬走!   走到阳台,看着行人渐少的那条街,那座桥承载的是什么,她的身影他还是期盼着……   (三)狗熊与英雄   这一年,还是在种种期待中就此结束了。但奇怪的是,这一年直到大年三十,还是没有下雪,奇怪的现象被推到了第二年即是小鱼的高中第四学期,高中三年就这样匆匆过半。   开学前的两天,天空居然下起了小雪。萦萦纡纡的小雪笼罩着通往学校的小路,杨柳顺着南去的微风摆弄着自己失声的枯枝。小鱼躲在屋里写着日记,某一刻写不下去时他走出门外,地上已经积了白白的一层雪,这也许是去年那段奇怪天气的延续,但这一年有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   开学的那天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同学之间嘘寒问暖,一团和气。接着老师提出了换教室的意见,当然是得到了班里同学的一致同意,因为每个人都想体验新鲜感。时间被定在了情人节也就是公历2月14日,戏剧性的一幕就发生了。   癫痫病如何规范治疗西宁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好医院在哪?黄冈的羊癫疯那家医院最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