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墨舞】小滋外婆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多媒体写作
   外婆出生极好,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家里做酱油,一百多口大缸,摆满了院子。妈妈曾说过,外婆娘家的房子很多,每间走完得费大半天时间。外婆出生在这样的家庭,自然娇生惯养,做不得半点事。   外公极好看,一个白脸书生模样,清俊挺拔帅气,在酱园子做了伙计。于是,外婆做了外公的第三个妻子。   用妈妈的话说,外公和外婆没赶上好年成。解放后,外婆娘家的酱园子被充了公,我的舅公公也死在了监狱。于是外公带了外婆还有妈妈她们四个兄弟姐妹从上海下到了乡下,开始了后半生的日子。   外婆右腿有轻微的残疾,据妈妈说,是因为下到乡下,外公准备盖房子,于是和外婆两个人一起去山上砍树。外婆是娇滴滴的大家闺秀,自然做不来这样的活。第一棵树倒下来的时候,就压到了她的脚,从此落下了残疾。于是注定了外婆一生受到外公的疼爱,在外公健在的日子里,外婆从来没有为生计操心过。日子虽然清苦,却也无拘无束,自在逍遥。   印象里,外婆有四件宝贝——麻将,零食,收音机,小说。   小时候,最爱去外婆家。外婆极爱我,常常会从哪里翻出一些零食给我吃——瓜子,花生,柿饼,甘蔗。。。只记得,外婆的小零食应有尽有。   江南人,很少自己鼓捣面食,一般都爱买些现成的,偏偏外婆不是。她更愿意自己和面,做一些面条包子馒头之类的。夏天,到自家地里摘一个青色南瓜,下到外婆擀的面条里,那滋味,不是一般店里能吃到的。   小时候,记得外婆最爱自己炒制瓜子,外婆炒瓜子自是与别人不同。她常常会买上一大袋生的瓜子,然后在一口大铁锅里放入水,再放入茴香,盐,味精等,和着瓜子一起煮。等着熟了,再取出来,放在竹匾里,放在阳光下暴晒。那时候,我们很多小伙伴边嬉闹着边在竹匾中随意抓取着瓜子,那个场景,历历在目。   夏天,外婆会在屋后的空地上,种上黄瓜,西红柿,还有各种瓜类。于是,在黄瓜蒂头上还留着黄色花蕾的时候,在西红柿还泛着青涩的时候,在那些瓜儿表皮还有绒毛的时候,这些瓜瓜果果就都落进了我们的小肚皮里了。   记忆里最深刻的是,夏天的糖水冰棍。我们的家三面有小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外面,交通极不方便,更是没有商店。于是,很热的夏天,常常有小贩骑着自行车,驼着一箱冰棍进来。他们做一个木箱子,铺上厚厚的棉被,把冰棍放着裹起来,然后满村子转悠,大声喊“冰棍了,赤豆冰棍了。”每每这时,外婆总是会掏出钱给我,于是我循着那个吆喝声,满村子的追着喊着“等等,我买冰棍。。”只跑得小脸绯红,满脸大汗。当甜滋滋的冰棍塞进嘴里,一股清凉甘甜刹那充斥了心窝,这时候,小脸蛋会显出幸福的笑。妈妈常常会提及,我的馋嘴完全是小时候外婆给惯的。   外婆爱麻将,外公在的时候,家里及其热闹,每天几乎都有人来打麻将。于是,每个假期,我都待在外婆家,看他们打麻将。现在的我,虽然平日里没有打麻将的习惯,但是却足足有三十年的麻龄了,这不得不归功于从小在外婆家的耳濡目染。   外婆也看武侠小说,若是没有麻将搭子,外婆最喜欢的是在小院里放一把竹椅,捧一本小说,再来点瓜子之类的小零食,然后攫取一缕暖阳,自是无限逍遥自在。亦或者开着收音机,放上一个越剧片段。于是,在越剧的软语呢喃声里,外婆忘记了昔日的繁华,只守着外公,静等流年。   前些时候,看到过一个词语——小滋。小滋的意思是自己舒服,只活给自己看。外婆应该就是小滋吧。   记忆里最深刻的是,外婆特别爱养鸡。每年春天她都会养上很多小鸡,然后会到房前窝后拔一些嫩嫩的青草,或者是一些嫩竹笋,再拿一把小剪刀认真的把这些剪碎了,喂给小鸡吃。那时的外婆,口里会自言自语一番,我权当她和小鸡在说话,也会兴致勃勃和外婆一起,剪青草,和小鸡说些我们的悄悄话。   外婆,和很多女人不同。她不爱串门,更不会和别人东家长西家短的说话。这个可能跟她从小受了教育有关吧。她豁达,不计较,不在意。常常觉得,我的随意随性,是随了外婆的性格。   过了年,外婆就87岁了,外公整整离开她23年了。在外公离开后,她一直由她的二女儿——我的妈妈照顾。   外婆虽然年岁大了,可是眼不花耳不聋。昨天回家,她把那些零食袋上小小的字一字不拉的从容的念了出来,着实让我吃惊了一下。每次回去,她还是一如既往,拿出很多的零食,还有一些小东西塞给我。有时候,她还会到县城找她的老姐妹,打打麻将,待上一段时间,只等到口袋里空空的,才记得回家。对于这些,妈妈一直是哭笑不得,却又无可奈何。 荆门看羊羔疯哪家好武汉哪个看癫痫医院好随州哪有癫痫病医院郑州癫痫病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