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村民娱乐的变迁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多媒体写作
无论什么时候,人们只要是生活安稳了,总要有些娱乐;哪怕一点基本要素都没有,也会寻找一些具体方法,进行娱乐。因为娱乐是仅次于人们生活中吃饭、生产的事务,除非是在战争或者被形容为非常时期外,寻常的岁月里,无论如何是禁绝不了的。   在传统的旧中国,农村中平常的娱乐方式,只要有空闲,大家便在一起玩纸牌、骨牌,虽然有输有赢,因为只是“小玩意”算不得赌博;更多的时候,就是在一起扯“山海经”,有的地方叫“侃大山”。这种攀扯,没有主题,没有品位限制,只要扯得愉快就好。   在村民娱乐中,最有影响、最被注重的是大型群众娱乐活动。   我们这里传统的大型群众娱乐活动,是“玩灯”和划龙船。玩灯的内容非常丰富,一般在春节到元宵以内进行,而且有着传统的观念,一个村庄只要玩了起来,没有特殊原因,就会延续下去。历史的戏剧里关于“观灯”的内容不少,像“正月十五闹花灯”“元宵夜看花灯”比比皆是。其实,我们这里是从春节到元宵,是天天玩灯的,只不过到了十五后,就该“圆灯”,也即结束了。有玩灯习惯的村庄,要是当年因为什么事,没有真正“玩起来”,也要将灯“活一活”,即在元宵节前后稍微活动一下。于是,有着“十四起灯,十五正灯,十六荡灯”的风俗与说法。划龙船的娱乐,是在夏天进行,时间不长,三五天就结束了。   传统的娱乐风俗十分隆重,一般都借据“神的威力”索博人们的行为。因为即用神灵统一人们的行动。可以形成“肃穆”的环境,众多的人在一起玩,容易做到步调一致,能够玩得既热热闹闹还又配合得很谐调。   我们这里传统的“灯”,主要有:罗汉灯、马灯、龙灯。这些都是大型的灯,每个灯称作一“堂”。每堂灯都有七八十到一百多人出场,有着旗帜乐器相伴,场面很是壮观。划龙船的参与人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没有玩灯的人多。而且,各种娱乐都有约定俗成的规矩。这些规矩,说来话长,本文不做详细叙述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我的长篇小说《桃源梦》里看看。   传统的娱乐在玩的期间,都会得到所到之处的村庄热情迎接和丰盛的款待。这些接待的村庄,被称作“香火”。每在玩的时期,各个香火迎来送往,都忙得不亦乐乎,开销也不小。这些娱乐将社会上各个村庄的关系都激发得很友好。   因为玩大型娱乐需要的人员较多,一些村落比较小的,大型娱乐玩不起来,便玩一些较小的,如“滚灯”、“花灯”。玩到了哪里,也同样会受到热情接待。   在长期的“破四旧、立四新”的岁月里,传统的娱乐,被作为“迷信、宗教”的残余而被禁绝了。人们生活觉得寂寞。则跟着形势唱“革命歌曲”,看“样板戏”,有的地方还组织了宣传队,进行演唱,说是做革命宣传,其实也是为了娱乐。   改革开放后,传统的娱乐活动曾经恢复得很广泛,但是仍然没有回复到原来的程度。随着岁月的变迁,传统的娱乐,玩的少了,许多村庄只是留存在“历史的记忆”里。不过,一旦谈起来,总还是令曾经的参与者兴趣盎然。   近些年,城市里兴起了广场舞。而且普及很快。广场舞具有很强的生命力,虽然因为对环境安宁有影响,曾经引起过一些人的反对,但是没有因为反对而萎缩,相反,还在继续不断地普及。现在,居然普及到了我们农村来。   广场舞与传统的玩灯、划龙船,虽然都是群众性的大型娱乐,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传统娱乐的参与者主要是男性成员,有的还严格排斥女性,凡是参与者都不可以随意缺席。而广场舞却多是女性。目前,在农村还没有看到也有男性参与,而参与的人范围很广,没有年龄、人数限制。人数多则几百人,像我们这里,现在仅仅只有几十个人,而且有着很大的随意性,可以高兴而来,也有随时不参与的自由。   农民们自从分到了土地,自己便有了充分的生产主动权,闲空时间很多。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年轻人都寻找到了农业以外的工作,有的虽然是临时性的,却总是有事情做,有的还创立了自己稳定的职业。这些人多数离开了村庄,去进行自己的事业了。村里还有些因为家务的原因,不能离开,或者已经有了些年纪,不方便出门工作人,便成了村里留守人员。这些留守人员的娱乐,常常是聚在一起打麻将。这样一来,农村渐渐形成了打麻将的风气。   政府在建设农村小康社会的目标工作中,也重视农民的娱乐。首先是投资给每个村部,建成了村部图书室。可是,由于农民中喜欢读书的人总归不多,加上目前村部地点与大多数居民点比较远,来去不是很方便;还由于电视、网络的普及,图书室几乎成了摆设,没有多少人光顾。   这样的情况下,基层政府想到了广场舞。我们这里的村部给居民点比较大的村庄,投资购买了娱乐音箱,并且配备好舞蹈曲子,投放到有关自然村,提倡留守妇女们闲空的时候进行广场舞娱乐。为了加强音箱管理,投放时,还收取了一些费用,以表示这套音箱设备是广场舞爱好者自己购买的,但是,这个钱只是象征性收取的,却也真的达到了音箱管理很到位的目的。   我们自然村广场舞音箱投放的时间是2014年的秋天。农村人对跳舞,原来认为是挺时髦的事,因此,大多数人都感到怯场。初期,只是几个年轻妇女参与。音箱虽然每天晚饭后就响了起来,但是场面上只是稀稀拉拉的三五个人。于是村妇女干部便带头参与,呼唤在家的妇女们都来参加。渐渐的,人多了起来,到这一年的春节边,居然有了二三十人,场面热闹了起来。再后来,几乎是愿意的妇女,包括已经是做奶奶的人,甚至有些老太太也参与了其中。于是广场舞在我们这里算是真正的普及开来。   开始跳广场舞时,她们完全没有舞蹈的知识,行动与舞曲不能合拍,而且各人动作“各具特色”,无法做到步调一致。好在其中有的人还算在行,主动地做起了示范,渐渐地,先期跳舞的年轻人都有了初步的合拍动作,成了后来人的老师。这样的“自教自学”,慢慢地,参与者都算有了舞蹈的姿势,随着舞曲的扬起,整齐的姿态有了优雅的美感。   每当跳舞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人在一旁欣赏。这样,广场舞便从人们时髦、高雅、不可攀的认识中,来到了平常的娱乐活动里,原本晚饭后寂寞的时光也热闹了起来。同时,相聚打麻将的人自然少了   大凡留守的妇女,都有必要的家务。她们在忙过了繁琐的家务后,晚饭后闲空时跳着广场舞,都说筋骨活络多了,精神感觉也很爽快。于是,都说广场舞有益于身心健康,一般情况下,每到舞乐响起时,都兴冲冲地赶到舞场来。   广场舞在我们附近被广泛地推开了。经历了两年的发展,已经有了初步的规范舞姿。于是,出现了互相交流的活动。这些交流,没有行政区域的限制,都是她们自己与别的村庄有同样要求的人相约,带着自己的舞伴,到约定的村庄去。一方面是欣赏所在村庄广场舞的长处,一方面也向那里的人们奉献自己的舞艺。这样一来,广场舞又形成了传统娱乐相互传送友谊的纽带。   这样的交流,场面有时候也很壮观。老是一次有许多村庄的舞队相聚在一起,每支舞队都有一番“献艺”活动,加上旁观者,场面不亚于传统娱乐——非常热闹。老是一次相聚的表演,需要好几个小时。因此,主办的村庄都会有一次伙食招待。而且,总是甲村邀过之后乙村又邀,因此,相聚的机会不少。   传统的娱乐,因为基本上都是男性,接待的村庄都会给来玩的一方承办酒宴,宴席办得也隆重。然而广场舞相聚汇演,招待就显得随便多了。先期,接待的村庄只是给参与跳舞的人,每人发一个大馍和一瓶矿泉水。最近,却也变得正规起来,安排参与者吃饭。然而,也只是盒饭居多,没有传统的酒宴。   人们的友谊,是在交往中加深的,而且都有攀比的习性,后者总是参考前者,决不愿做得比前者更差。因此,随着广场舞友谊交流的延续,接待方给来跳舞的人招待,将会渐渐郑重起来。说不定那传统的酒宴也会被用来招待广场舞。其实,我认为,还是目前这样比较随便的招待好,因为简单化的招待,既方便了接待方,也能避免赴约的跳舞人忍饥挨饿的窘况。   传统的娱乐,有着严格的性别限制,正规的罗汉灯杜绝女性参加。广场舞虽然是大型群众娱乐,目前也只是女性参与。这两种娱乐,都只是人口中的一半,只不过是性别调换了而已。传统的娱乐,具有隆重的迷信色彩和太多的“陈规陋俗”,并且只是集中在春节和特定的期间内活动。而广场舞却没有太多的精神约束,又是经常性的娱乐,参与、退出都很自由。如今,人们对待传统的娱乐,已经没有多少新鲜感觉,而广场舞兴起不久,如果能够正常延续,将会形成移风易俗的群众娱乐,应该是社会又一个方面的进步。   云南癫痫医院比较好武汉癫痫真的能治好吗山东有没有专业癫痫医院癫痫病会不会隔代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