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星月】糟糠之妻

来源:桂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摘要:写妻子的美德 妻容貌秀丽,沉稳端庄。我们第一次见面,她羞涩腼腆,少言寡语,只顾低头纳鞋底。我问:“你愿意不愿意?”她柔声说:“你问俺姑吧。”她姑是媒人。其实我们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双方早已定好了。我们见面只是个形式。   妻很贤惠,也很孝顺。嫁到我家后,从没跟人吵过嘴,生过气。总是低眉顺眼,柔声细气的。每天三顿饭,不让我母亲动手,她主动烧火做饭,做好后先端给我父亲。我们吃稠,她喝稀。六二年生活困难时,粮食短缺,她每顿给我父亲捏个黄窝窝,煮到稀饭锅里。我们都吃糠饼。她连糠饼也舍不得吃,光喝稀饭。但从不抱怨日子艰难,也不嫌弃家境贫寒,只是默默承受。我母亲是小脚。妻经常给我母亲洗脚,剪趾甲,没说过臭,没嫌过脏。   妻很勤快,也能吃苦。每天天明即起,把院子扫得干干净净,厨房擦得光光亮亮。接着就去挑水,挑满缸后,再挟柴做饭。一边烧火,一边纳鞋底,不肯闲着。不论先前在生产队,还是后来种责任田,干活十分踏实,认真,常受人们夸奖。农忙时,白天干一天活,已是身疲力竭。为了赶活,她不顾腰酸腿痛,晚上不是搓玉茭,就是择豆角,把各样活都做得入入贴贴,谷谷各各。有时会熬到半夜,实在瞌睡得不行了,就打个盹,再继续干。   妻有骨气,有志气。刚分开责任田,队长就跟别人说:“她男人在城里工作,家中没有种地的,一个娘儿们家能弄好庄稼?瞧她家往后吃啥吧。”意思是等着看我们家的笑话。妻听后不吭不哈,去县良种站买了三十斤小麦原种,耩到地里,遵照站里技术员的吩咐,按时浇水施肥。到五月收割时,数我家的麦子长得好,收成高。倒是队长家的麦子减了产。他上的粪太多,烧坏了麦苗。   妻有时胆小,有时胆大。我晚上给她讲神仙鬼怪故事,吓得她直往我怀里钻。平时杀个鸡,宰个羊,她连看也不敢看。碰见长虫,能吓个半死!好多天缓不过神来。但也有胆大的时候。有次我在家患感冒,半夜烧到四十度。她二话没说,就去邻村找医生。虽然只有三里地,但要路过狐鬼坟,还得趟过一条河。狐鬼坟很怕,夜里一个人根本不赶走。有人说一到夜里那个狐鬼就会从坟里出来,坐在路边哭,还把头摘下来用手指梳头。说得可吓人。那一夜,妻为了我,豁出去了。路过狐鬼坟,虽然头上刷刷地长毛,心里咚咚地直跳,她还是咬着牙壮着胆闯过去了。过河时,石头割破了她的脚,鲜血直流,在河里几次跌倒,又爬起来,终于请来了医生,及时给我输液退烧。事后我问她,你路过狐鬼坟时怕不怕?她说当时只想着给你请医生,哪还顾上害怕不害怕?不过,后来想想身上还长毛,后怕死了!妻为了我,可以献出一切,甚至生命。   妻的针钱活好,手艺精巧。纺花织布,裁衣剪花,啥都会做。邻居们给大人小孩做衣服,都来找她裁剪。她裁出来的衣服,不大不小,不胖不瘦,合身得体。她纳的鞋底,针脚均匀,规矩齐整,敲一敲邦邦响,像钢板,结实耐穿。孩子们的小衣服,都是她做的,从来没买过。且样式新颖,别出心裁,图案简洁,又大方美观。人家问她,你是咋描画出来的?她笑一笑:“瞎想的。那算个啥?不值一提。”   妻会做饭,不会炒菜。妻会蒸馍,烙饼,擀面条,包扁食,熬稀饭,摊煎饼。她蒸出来的馍,又白又喧;烙出来的饼,又焦又香;擀出来的面条,又长又筋;包出来的扁食,皮薄馅多;摊出来的煎饼,软绵可口,熬出来的稀饭,又甜又黏。若要做鸡鱼肉蛋,就不行了。炒出来的鸡蛋,一股剥锅味;炒出来的肉,大都嚼不烂。好在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不经常吃肉,成天是家常便饭。常言说,论吃还是家常饭。妻会做的几样饭,都是我爱吃的饭。白面馍,葱花饼,手工面条,小米稀饭,我吃得非常可口,十分得劲。别看我成天吃的是家常便饭,其实吃的是妻的手艺,妻的爱心,妻的朴实,妻的品质。妻做的饭,我一辈子也吃不够,吃不烦。打三天不吃妻做的饭,我就感到不舒服,就会生病。喝一碗妻熬的小米稀饭,病就好了。妻做的饭,补气养血,壮精提神,百病皆除,延年益寿。我这辈子离不开妻做的饭了。   妻来到城里后,住不惯楼,说憋闷得慌,也没地气,还不如老家的宅院好。老家地方宽敞,空气新鲜,并且有人说话。不像城市,住对门一年还不说三句话。因此,妻就常往老家跑。说住三两天,半月也不见她回来。每年清明节,十月一,她隔着啥也要回老家上坟,祭拜祖宗。她常给孩子们说:“没事就回老家看看,看看咱家宅院,看看本家长辈。上上坟,祭祭祖。到啥时都不要忘了老家,不要忘了祖宗。那是咱的家,咱的根。树高千丈,叶落归根。老家的黄土才是咱的归宿啊!”妻的这番话,经常在我耳畔萦绕。我不断告诫自己,一生要像妻那样做人,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做普普通通的人。不要忘了本,不要忘了根。   我在城里工作多年,与妻长期两地分居。不少人给我介绍对象,让我跟老家的妻离婚,在城里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有的甚至把女方领来,让我相看。说实话,城里的女人确实长得好看,论模样,论身材,论文化,论条件,都比我那个糟糠之妻强一百倍。城里女人细皮嫩肉,干净整洁。妻却是手脸粗糙,穿戴随便。城里女人会邀宠献媚,讨好撒娇。妻则是少言寡语,沉稳庄重。然而,城里的女人长得再好,也不会使我心动。只有看到妻,我才感到亲切,激动。我有时在想,假如我与妻离婚,找个城里女人,他会像妻那样,给父亲端饭,给母亲洗脚吗?她会像妻那样,让我吃稠,她喝稀吗?要是我到了穷困潦倒,一文不名的绝境时,她会像妻那样,毫无怨言,不离不弃,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吗?在我生命垂危时,她会像妻那样,豁上性命,挺身而出吗?一日三餐,她会像妻那样,给我做香甜可口的饭食吗?会蒸馍吗,会烙饼吗,会包扁食吗,会擀面条吗?她会像妻那样,经常回老家给我父母前辈上坟吗?我估计她们都不会。这些事,只有我的糟糠之妻才能做到。妻才是我称心如意的伴侣,是我一生中最合适,最理想,最亲密,最可靠的人。   啊,我的糟糠之妻,你贵就贵在糟糠二字上。糟糠之妻是我们中华民族对贤惠媳妇的美称。糟糠品质,糟糠品德,是那么亲切,那么伟大。朋友,请关心,爱护,解读,尊重你的糟糠之妻吧。            癫痫的治疗价钱是多少?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医院最好黄冈到哪看羊羔疯治疗癫痫那个医院好